中华诗词网

您当前的位置:k66网址 > 

杂剧·温太真玉镜台

作者:关汉卿 朝代:元代

原文

第一折

花有重开时,人无再少日。生女不生男,门户凭谁立?老身姓温,夫主姓刘,早年辞世。别无儿男,止生得一个女儿,小字倩英。年长一十八岁,未曾许聘他人。夫主在日,教孩儿读书,老身如今待教他写字扶琴,只是无个好明师。我有个侄儿温峤,见任翰林学士,今将老身子母搬取来京旧宅居住,说道要来拜望老身。梅香。门首觑者,只等学士来时,报复我知道。理会的。小官姓温名峤,字太真,官拜翰林学士。小官别无亲眷,止有一个姑娘,年老寡居,近日取来京师居住。连日公衙事冗,不曾拜候。今日稍闲,须索拜候一遭。我想方今贤臣登用,际遇圣主,觑的富贵容易。自古及今,那得志与不得志的,多有不齐。我先将这得志的说一遍则个。

【仙吕】【点绛唇】车骑成行,诣门稽颡,来咨访。无非那今古兴亡,端的是语出人皆仰。

【混江龙】也只为平生名望,博得个望尘遮拜路途旁。出则高牙大纛,入则峻宇雕墙。万里雷霆驱号令,一天星斗焕文章。威仪赫奕,徒御轩昂。喜时节鹓鸾并簉,怒时节虎豹潜藏。生前不惧獬豸冠,死来图画麒麟像;何止是析圭儋爵,都只待拜将封王。却说那不得志的,也有一等。

【油葫芦】还有那苦志书生才学广,一年年守选场,早熬的萧萧白发满头霜;几时得出为破虏三军将,入为治国头厅相?只愿的圣主兴,世运昌;把黄金结作漫天网,收俊杰,揽贤良。

【天下乐】当日个谁家得凤凰?翱也波翔,在那天子堂,争知他朝为田舍郎?傅说呵在版筑处生,伊尹呵从稼穑中长,他两个也不是出胞胎便显扬。虽然如此,那得志不得志的,都也由命不由人,非可勉强。

【那吒令】他每都恃着口强,便仪秦呵怎敢比量?都恃着力强,便贲育呵怎敢赌当?元来都恃着命强。便孔孟呵也没做主张。这一个是王者师,这一个是苍生望,到底捱不彻雪案萤窗。

【鹊踏技】只落的意彷徨,走四方;昨日燕陈,明日齐梁。若不是聚生徒来听讲,怎留得这诗书万古传芳?

我今日也非敢擅自夸奖,端的不在古人之下。

【寄生草】我正行功名运,我正在富贵乡。俺家声先世无诽谤,俺书香今世无虚诳,俺功名奕世无谦让,遮莫是帽檐相接御楼前,靴踪不离金阶上。

【幺篇】不枉了开着金屋,空着画堂。酒醒梦觉无情况,好天良夜成虚旷,临风对月空惆怅。怎能够可情人消受锦幄凤凰衾,把愁怀都打撇在玉枕鸳鸯帐!

一头说话,早来到姑娘门首。梅香,报复去,说温峤特来问候。报的奶奶得知,有温峤在于门首。老身恰才说罢,学士真个来了。道有请!请进。学士,王事勤劳,取个坐儿来,教学士稳便;一面将酒来,与学士递一杯。酒在此。学士,满饮一杯!梅香,绣房中叫小姐来拜见学士咱。小姐,有请。妾身倩英,正在房中习针指;梅香说母亲在前厅呼唤,不知有甚事,须索走一遭去。母亲,叫孩儿有甚事?孩儿,唤你来无别事,只为温家哥哥在此,你须拜见。理会的。且住者,休拜!梅香,前厅上将老相公坐的栲栳圈银交椅来,请学士坐着,小姐拜见。老相公的交椅,侄儿如何敢坐?学士休谦,"恭敬不如从命"。谨依尊命。小姐,把体面拜哥哥者。妹妹拜哥哥,岂有欠身之理?礼无不答,焉可坐受?好一个有道理的人也。是好一个女子也呵!

【六么序】兀的不消人魂魄,绰人眼光?说神仙那的是天堂?则见脂粉馨香,环佩丁当,藕丝嫩新织仙裳,但风流都在他身上,添分毫便不停当。见他的不动情,你便都休强,则除是铁石儿郎,也索恼断柔肠!

【幺篇】我这里端祥他那模样:花比腮庞,花不成妆;玉比肌肪,玉不生光。宋玉襄王,想像高唐,止不过魂梦悠扬,朝朝暮暮阳台上,害的他病在膏盲;若还来此相亲傍,怕不就形消骨化,命丧身亡!梅香,将酒来。小姐与哥哥把盏。哥哥,满饮一杯。

【醉扶归】虽是副轻台盏无斤两,则他这手纤细怎擎将?久立着神仙也不当。你待把我做真个的哥哥讲.我欲说话别无甚伎俩,把一盏酒瀽一半在阶基上。

老身欲教小姐写字弹琴,争奈无个明师;学士肯看老身薄面,教你妹子弹琴写字?姑娘在上,据你侄儿所学,怎生教的小姐?学士体谦。梅香,取历日来,教学士选个好日子,教小姐弹琴写字。温峤今日出来时,有别勾当.也曾选日子,来日是个好日辰。

【金盏儿】来日不空亡,没相妨。天生壬申癸酉全家旺,不比那长星赤口要提防。大纲来阴阳偏有准,择日要端详;岂不闻成开皆大吉,闭破莫商量。既如此,就是明日,要劳动学士者。谨依尊命!明日温峤自来。但温峤无学,怎生教的小姐?学士休得推辞,只看你下世姑夫的面皮,教训女孩儿则个。

【醉中天】白日短,无时晌,兼夜教,正更长,便误了翰林院编修有甚忙?我待做师为学长,拚的个十分应当,再无推让,早收拾幽静书房。

梅香,伏待小姐辞别了哥哥,回绣房去。理会的。多谢学士,幸不违阻,是必明日早见敢不惟命!

【赚煞尾】恰才立一朵海棠娇,捧一盏梨花酿,把我双送入愁乡醉乡。我这里下得阶基无个顿放,画堂中别是风光。恰才则挂垂杨一抹斜阳,改变了黯黯阴云蔽上苍。眼见得人倚绿窗,又则怕灯昏罗帐,天那,休添上画檐间疏雨滴愁肠。

学士去了也。梅香,便收拾万卷堂,来日是吉日良辰。请学士来教你小姐弹琴写字。收拾的停当时,可来回我话。只因爱女要多才,收拾书堂待教来。从来男女不亲授,也不是我把引贼过门胡乱猜。


第二折

昨日选定今日是吉日良辰。梅香,门首觑者,则怕学士来时,报我知道。理会的。姑娘选定今日好日辰,不曾衙门里去。肯分的姑娘又来请;便不来请,我也索去。可早来到门首。梅香,报复去,道温峤来了也。温学士来了。道有请。请进。今日学士怎生来的恁早?为领尊命,教小姐琴书,就不曾到衙门去。因为老身薄面,误了学士公事,老身知感不尽。梅香,快请小姐出来拜学士者。小姐,有请。妾身正在绣房中,听的母亲呼唤,须索见去。倩英,你拜哥哥!今日为始,便是你师父了也。小姐比昨日打扮的又别,真神仙中人也!

【南吕】【一枝花】藕丝翡翠裙,玉腻蝤蛴颈;妲己空破国,西子枉倾城。天上飞琼,散下风流病。若是寝正浓,梦乍醒,且休问斜月残灯,直睡到东窗口影。

将琴过来,教小姐操一曲咱。

【梁州第七】兀的不可喜煞罗帏绣幕,风流煞金屋银屏!这七条弦兴亡祸福都相应,端的个圣贤可对,神鬼堪惊;俗怀顿爽,尘虑皆清。一弄儿指法冷冷,早合着古操新声。金徽弹流水潺湲,冰弦打余音齐整,玉纤点逸韵轻盈。聪明,怎生得口诀手未到心先应!海棠色、惠兰性,想天地全将秀结成,一团儿智巧心灵。

再操一遍,则怕还有不是处,教学士听,有不是处再教。

【牧羊关】纵然道肌如雪、腕似冰,虽是一段玉,却是几样磨成:指头是三节儿琼瑶,指甲似十颗水晶。稳坐的有那稳坐堪人敬,但举动有那举动可人憎。他兀自未揎起金衫袖,我又早先听的玉钏鸣。小姐,弹琴不打紧;须装香来,请哥哥在相公抱角床上坐,着小姐拜哥哥。"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"学士教小姐写字者。腕平着,笔直着。小姐,不是这等。是何道理,妹子跟前捻手捻腕!小生岂有他意?小鬼头,但得哥哥捻手捻腕,你早十分有福也。"男女七岁,不可同席。"哥哥根前掉书袋儿。

【隔尾】你便温柔起手里须当硬,我呆想望迎头儿撇会清,恰才轻搘着春葱尽侥幸。似这等酥蜜般抢白,遮莫你骂我尽情,我断不敢回你半声,也强如编修院里和书生每厮强挺。小姐,不是了也。腕平着,笔直着。哥哥,你又来也。

【四块玉】兀的紫霜毫烧甚香,斑竹管有何幸,倒能勾柔荑般指尖擎。只你那纤纤的手腕儿须索平正。我不曾将你玉笋荡,他又早星眼睁,好骂我这泼顽皮没气性。

小姐,辞了哥哥,回绣房云。温峤更衣去咱。见小姐下的阶基,往这里去了。我只见小姐中注模样,不曾见小姐脚儿大小。沙土上印下小姐脚踪儿。早是我来的早,若来的迟呵,一阵风吹了这脚迹儿去,怎能勾见小姐生的十全也呵!

【牧羊关】妇人每鞋袜里多藏着病,灰土儿没面情,除底外四周围并无余剩。几般儿窄窄狭狭,几般儿周围正正。几时迤逗的独强性,勾引的把人憎。几时得使性气由他呲,恶心烦自在蹬。

小姐去了也。几时得见,着小官撇不下呵!

【贺新郎】你便是醉中茶,一啜曛然醒。都为他皓齿明眸,不由我使心作幸。待寻条妙计无踪影,老姑娘手把着头梢自领。索甚么嘱咐叮咛,似取水垂辘轳,用酒打猩猩。到这里惜甚廉耻,敢倾人命!休、休、休,做一头海来深不本分,使一场天来大昧前程。

【隔尾】他藉妆梳颜色花难并,宜环佩腰肢柳笑轻,一对不倒踏窄小金莲尚古自剩。想天公是怎生?这世情,教他独占人间第一等。

学士稳便。老身有句话:想小姐年长一十八岁,不曾许聘他人,翰林院有一般学士,烦哥哥保一门亲事。小官暗想来,只得如此;若不恁的呵,不济事。姑娘,翰林院有个学士,才学文章,不在侄儿之下。似你这般才学少有。那学士多大年纪,怎生模样?哥哥,你说一遍。

【红芍药】年纪和温峤不多争,和温峤一样身形;据文学比温峤更聪明,温峤怎及他豪英?保亲的堪信凭,搭配的两下里相应。不提防对面说才能,远不出门庭。

【菩萨梁州】古人亲事,把闺门礼正。但得人心至诚,也不须礼物丰盈。点灯吃饭两分明:缑山无梦碧瑶笙,玉台有主菱花镜。更有场大厮并,月夜高烧绛蜡灯,只愁那烦扰非轻!

温峤与那学士说成,择定日子同来。多劳学士用心。温峤,你早则"人生三事"皆全了也。告的姑娘得知,适才侄儿径去与那学士说了。今日是吉日良辰,将这玉镜台权为定物;别使官媒人来通信,央您侄儿替那学士谢了亲者。

【煞尾】俺待麝兰腮、粉香臂、鸳鸯颈,由你水银渍、朱砂斑、翡翠青。到春来小重楼策杖登,曲阑边把臂行,闲寻芳、闷选胜。到夏来追凉院、近水庭,碧纱厨、绿窗净,针穿珠、扇扑萤。到秋来入兰堂、开画屏,看银河、牛女星,伴添香、拜月亭。到冬来风加严、雪乍晴,摘疏梅、浸古瓶,欢寻常、乐余剩。那时节、趁心性,由他娇痴、尽他怒憎,善也偏宜、恶也相称。朝至暮不转我这眼睛,孜孜觑定,端的寒忘热、饥忘饱、冻忘冷。

"析薪如何,匪斧弗克。娶妻如何,匪媒弗得。"自家是个官媒。温学士着我去老夫人家说知:选吉日良辰,娶小姐过门。可早来到也。无人报复,我自过去。老夫人磕头!媒婆何来?奉学士言语,着我见老夫人,选日辰娶小姐过门。是那个学士?是温学士。他是保亲的。他不是保亲的,则他是女婿。何为定物?玉镜台便是定礼。有这等事?我把这玉镜台摔碎了罢!住、住!这玉镜台不打紧,是圣人御赐之物;不争你摔碎了,做的个大不敬,为罪非小。嗨,吃他瞒过了我也!梅香,便说与小姐知道,收拾停当,选定吉日,送小姐过门去罢。

第三折

一枝花插满庭芳,烛影摇红昼锦堂。滴滴金杯双劝酒,声声慢唱贺新郎。请新人出厅行礼!

【中吕】【粉蝶儿】怕不动的鼓乐声齐,若是女孩儿不谐鱼水,我自拖拽这一场出丑扬疾。安排下佯小心,装大胆,丹方一味:他若是皱着双眉,我则索牙床前告他一会。

媒婆,你遮我一遮,我试看咱。我遮着,你看。这老子好是无礼也!

【红绣鞋】则见他无发付氲氲恶气,急节里不能勾步步相随。我那"五言诗作上天梯",首榜上标了名姓,当殿下脱了白衣,今夜管洞房中抓了面皮。媒人,待咱大了胆过去来。

【迎仙客】到这里论甚使数,问甚官媒?紧逐定一团儿休厮离。和他守何亲,等甚喜?一发的走到跟底。大家吃一会没滋味。

兀那老子,若近前来,我抓了你那脸!教他外边去!媒婆,你来。我和你说:这老子当初来时节,俺母亲教小姐拜哥哥,他曾受我的礼来。学士,小姐说:起初时,他曾拜你做哥哥,你受过他礼来。我那里受他礼来?你与小姐说去。小姐,学士说:那里受你礼来?在俺先父银栲栳圈交椅上坐着,受我的礼来。小姐说:学士在他老相公栲栳圈银交椅上受他礼来。

【醉高歌】我见他姿姿媚媚容仪,我几曾稳稳安安坐地?向旁边踢开一把银交椅,我则是靠着个栲栳圈站立。

媒婆,你来。他又受我的礼来。学士,小姐说:你又受他的礼来。我那里又受他礼来?小姐,学士说:他那里又受你的礼来?这老子!俺母亲着我弹琴写字,他坐在俺先父抱角床上,我拜他为师来!学士,小姐说:学弹琴写字,拜你为师,你在老相公抱角床上受他礼来。

【醉春风】我坐着窄窄半边床,受了他怯怯两拜礼;我这里磕头礼拜却回席,刬地须还了你、你。便得些欢娱,便谈些好话,却有那般福气。媒婆,你说与他去,我在正堂中做卧房,教他再休想到我跟前;若是他来时节,我抓了他那老脸皮,看他好做得人!学士,小姐说来,他在正堂中做卧房,教你休想到他跟前;若是你来时节,他抓了你老脸皮,教你做人不得。

【红绣鞋】正堂里夫人寝睡,小官在书房中依旧孤忄西。遮莫待尽世儿不能勾到他这罗帏,人都道刘家女被温峤娶为妻,落得个虚名儿则是美!将酒来,我与小姐把盏咱。我不吃。小姐接酒。

【普天乐】初相见玉堂中,常想在天宫内,则索向空闲偷觑,怎生敢整顿观窥?得如今服侍他,情愿待为奴婢。厨房中水陆烹炮珍羞味,箱柜内无限锦绣珠翠。但能勾与你插戴些首饰,执料些饮食,则这的我早福共天齐。

我不吃。

【满庭芳】量这些值个甚的!忒斟得金杯潋滟,因此上把宫锦淋漓,大人家展污了何须计。只要你温夫人略肯心回,便瀽到一两瓮香醪在地,浇到百十个公服朝衣!今夜里我早知他来意,酒淹得袖湿,几时花压帽檐低?

这小姐则管不就亲,做的个违宣抗敕哩!媒婆,休说这般话!

【上小楼】休提着违宣抗敕,越逗的他烦天恼地。你则说迟了燕尔,过了新婚,误了时刻;你说领着省事,掌着军权,居着高位;又道会亲处倚官挟势。我则索哀告你个媒婆,做个方便者。学士,你为何在老身跟前下礼?

【幺篇】我"求灶头不如告灶尾"。为甚我今日媒人跟前做小伏低?教他款慢里劝谏的俺夫妻和会,兀的是罗帏中用人之际。

天色明了也。学士,你先往衙门中去,我自夫人跟前回话去也。夫人,你的心事我已知道了。你听我说。

【耍孩儿】你少年心想念着风流配,我老则老争多的几岁?不知我心中常印着个不相宜,索将你百纵千随。你便不欢欣,我则满面儿相陪笑;你便要打骂,我也浑身儿都是喜。我把你看承的、看承的家宅土地,本命神祗。

【四煞】论长安富贵家,怕青春子弟稀,有多少千金娇艳为妻室?这厮每黄昏鸾凤成双宿,清晓鸳鸯各自飞,那里有半点儿真实意?把你似粪堆般看待,泥土般抛掷。

【三煞】你攒着眉熬夜阑,侧着耳听马嘶,闷心欲睡何曾睡。灯昏锦帐郎何在?香烬金炉人未归,渐渐的成憔悴还不到一年半载,他可早两妇三妻。

【二煞】今日咱守定伊,休道近前使唤丫鬟辈,便有瑶池仙子无心觑,月殿嫦娥懒去窥。俺可也别无意,你道因甚的千般惧怕?也只为差了这一分年纪。

【煞尾】我都得知、都得知,你休执迷、休执迷;你若别寻的个年少轻狂婿,恐不似我这般十分敬重你。


第四折

龙楼凤阁九重城,新筑沙提宰相行。我贵我荣君莫羡,十年前是一书生。老夫王府尹是也。今有温学士亲事一节,老夫奏过官里,特设一宴,叫做水墨宴,又叫做鸳鸯会,专请学士同夫人赴席。筵宴中间,则教他两口儿和会。等学士、夫人到时,自有主意。这早晚敢待来也。今日府尹相公设宴请客,不知何意,须索走一遭去也呵!

【双调】【新水令】则为凤鸾失配累了苍鹘,今日个玳筵开,专要把鸳鸯完聚。我前面骑的是五花骢,他背后坐的是七香车;人都道这村里妻夫,直恁般似水如鱼,两口儿不肯离了一步。

【驻马听】想当日沽酒当垆,拼了个三不归青春卓氏女;今日膝行肘步,招了个百般嫌皓首汉相如。偏不肯好头好面到成都,忄敞的我没牙没口题桥柱。谁跟前敢告诉,兀的是自招自揽风流苦!

可早来到也。左右,报复去,道温学士和夫人来了也。温学士和夫人到于门首。道有请。小官奉圣人的命,设此水墨宴,请学士、夫人呤诗作赋。有诗的,学士金钟饮酒,夫人插金凤钗,搽官定粉;无诗的,学士瓦盆里饮水,夫人头戴草花,墨乌面皮。学士,你听者,大人说:你若有诗便吃酒,无诗便吃冷水。你用心着!

【乔牌儿】自从不应举,何尝对两字句?昨日会宾朋,饮到遥天暮,今日酒渴的我没是处。

【挂玉钩】恨不的巴到咽喉咽下去。井坠着朱砂玉,与咱更压瘴气,凉心经,解脏毒。大人呵他自有通仙术。至如肿了面皮,疮生眉目,也索蘸笔挥毫,咒水书符。

若无诗呵,学士罚水,夫人头戴草花,墨乌面皮。

【川拨棹】这官人待须臾,休恁般相逼促。你道是傅粉涂朱,妖艳妆梳。貌赛过神仙洛浦,怎好把墨来乌?

学士,着意吟诗;无诗的吃水,墨乌面皮,甚么模样!休叫学士,你叫我丈夫。无计所奈,则索唤丈夫。丈夫,须要着意者!

【豆叶黄】你在黑阁落里欺你男儿,今日呵可不道指斥銮舆,也有禁住你限时,降了你乖处。两个月方才唤了我个丈夫,虽不曾彻胆欢娱,荡着皮肤,刚听的这一声娇似莺雏,早着我浑身麻木。丈夫,你知道么?倘或罚水,乌墨搽面,教我怎了?

【乔牌儿】如今便面上笔落处,也则是浮抹不生住。咱自有新合来澡豆香芬馥,到家银盆中洗面去。丈夫,着意吟诗!

【挂玉钩】我从小里文章不大古,年老也还有甚词赋?则道我沉醉黄公旧酒垆,怎知我也有妆幺处。见他害恐惧,我倒身无措。且等他急个多时,慢慢的再做支吾。

学士,请吟诗者。小官就吟。丈夫,你要着意者!夫人放心。

【水仙子】须闻得温峤不尘俗,明知道诗书饱满腹,那里是白头把你青春误?就嫌的我无地缝钻入去。少甚么年少儿夫?这一个眼灌的自邓邓,那一个脸抹的黑突突,空恁般绿鬓何如?

学士吟诗波,休似吃凉水的。夫人,我吟的诗好呵,你肯随顺我么?你若吟得诗好,我插金钗、饮御酒,我便依随你。夫人,你请放心者。

【甜水令】我如今举起霜毫,舒开茧纸,题成诗句,待费我甚工夫!冷眼偷看这盆凉水,何须忧虑,只当做醒酒之物。

【折桂令】想着我气卷江湖,学贯珠玑,又不是年近桑榆,怎把金马玉堂、锦心绣口,都觑的似有如无?则被你欺负得我千足万足,因此上我也还他佯醉佯愚。丈夫,着意吟诗!倘罚水,墨乌面皮,教我怎了?他如今做了三谒茅庐,勉强承伏。软兀刺走向前来,恶支煞倒褪回去。不分君恩重,能怜玉镜台。花从仙禁出,酒自御厨来。设席劳京尹,题诗属上才。遂令鱼共水,由此得和谐。温学士,不枉了高才大手,吟得好诗!赐金钟饮酒,夫人插凤头钗,搽官定粉。学士,这多亏了你也!夫人,我温峤何如?夫人,你肯依随学士么?妾身愿随学士。既然夫人一心依随学士,老夫即当奏过官里,再准备一个庆喜的筵席。

【雁儿落】你畅好是吃赢不吃输,亏的我能说又能做。你只要应承了这一首诗,倒被我勒掯的情和睦。

【得胜令】呀,兀的不是一字一金珠,煞强似当日吓蛮书。你着宝钗簪云鬓,我着金杯饮醁醑。山呼,共谢得当今主。娇姝,早则不嫌我老丈夫。人间喜事,无过夫妇会合。就今日杀羊造酒,安排庆喜筵席,送学士、夫人还宅去。金尊银烛启华筵,一派笙歌彻九天。若非恩赐鸳鸯会,焉能夫妇两团圆?

【鸳鸯煞】从今后姻缘注定姻缘簿,相思还彻相思苦。剩道连理欢浓,于飞愿足。可怜你窈窕巫娥,不负了多情宋玉。则这琴曲诗篇吟和处,风流句,须不是我故意亏图,成就了那朝云和暮雨。

题目王府尹水墨宴

正名温太真玉镜台

翻译

赏析

热点推荐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