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诗词网

您当前的位置:k66网址 > 

杂剧·汉钟离度脱蓝采和

作者:未知作者 朝代:元代

原文

第一折

生我之门死我户,几个惺惺几个悟。夜来铁汉自寻思,长生不死由人做。贫遭覆姓钟离,名权,字云房,道号正阳子。因赴天斋已回,观见下方一道青气,冲于九霄。贫道观看多时,见洛阳梁园棚内,一伶人,姓许名坚,乐名蓝采和,此人有半仙之分。贫道直至下方梁园棚内,引度此人,走一遭去。我着他阎王簿上除生死,紫府宫中立姓名。指开海角天涯路,引得迷人大道行。俺两个一个是王把色,一个是李薄头,俺哥哥是蓝采和。俺在这梁园棚内勾栏里做场。这个是俺嫂嫂。俺先去勾栏里收拾去,开了这勾栏棚门,看有甚么人来。贫道按落云头,直至下方梁园棚内勾栏里走一遭,可早来到也。这个先生,你去那神楼上或腰棚上看去,这里是妇人做排场的,不是你坐处。你那许坚末尼在家么?老师父,略等一等便来也。师父有甚么话说?等他来时,我与他说话。师父略坐一坐,哥哥敢待来也。小可人姓许名坚,乐名蓝采和,浑家是喜千金,所生一子是小采和,媳儿蓝山景,姑舅兄弟是王把色,两姨兄弟是李薄头。俺在这梁园棚勾栏旦做场,昨日贴出花招儿去,两个兄弟先收拾去了。这早晚好勾栏里去。想俺做场的非同容易也呵!

【仙吕】【点绛唇】俺将这古本相传,路歧礼面,习行院,打诨通禅,穷薄艺知深浅。

【混江龙】试看我行针步线,俺在这梁园城一交却又早二十年。常则是与人方便,会客周全。做一段有憎爱劝贤孝新院本,觅几文济饥寒得温暖养家钱。俺这里不比别州县。学这几分薄艺,胜似千顷良田。来到这勾栏里也。兄弟有看的人么?好时候也,上紧收拾。我方才开了勾栏门,有一个先生坐在乐床上。我便道:先生,你去神楼上或是腰棚上那里坐,这里是妇女每做排场的坐处。他倒骂俺。好歹你每冲撞着他来。我自看去。稽首,老师父。你那里散诞去来?这先生你与我贴招牌。老先生不知,街市上有几个士夫,请我吃了一杯茶。因此上来迟。我在这勾栏里坐了一日,你这早晚才来。宁可乐待于宾,不可宾待于乐。我特来看你做杂剧,你做一段甚么杂剧我看。师父要做甚么杂剧?但是你记的,数来我听。我数几段师父听咱。

【油葫芦】甚杂剧请恩官望着心爱的选。你这句话敢忒自专么!俺路歧每怎敢自专。这的是才人书会刬新编。既是才人编的,你说我听。我做一段于祐之金水题红怨,张忠泽玉女琵琶怨。你做几段脱剥杂剧。我试数几段脱剥杂剧。做一段老令公刀对刀,小尉迟鞭对鞭,或是三王定政临虎殿。不要,别做一段。都不如诗酒丽春园。

【天下乐】或是做雪拥蓝关马不前。别做一段。小人其实本事浅,感谢看官相可怜。王把色,你将旗牌。帐额、神峥、靠背都与我挂了者。我都挂了。一壁将牌额题,一壁将靠背悬。有那边方来看的见了呵,传出去说,梁园棚勾栏里末尼蓝采和做场哩。我则待天下将我的名姓显。

老师父,你去腰棚上看去。这乐床上不是你坐处,这是妇女做排场,在这里坐。我则在这乐床上座。这泼先生好无礼也。我看了你不是俺城市中人,则是个云游先生,河里洗脸庙里睡,破窑里住,也无有庵观。不是我笑你,一生也不见勾栏。你是甚么好驰名的行院!大古里你是广成子汉钟离,休看你吃的,只看你穿的,且丢了你那羊皮者!

【那吒令】据着你那口食离糟麸膳缘,身遇着薄藤冠驾轩,我则道稳跨着仙鹤上天。我游遍天下,不曾见你这个末尼。太平身插入市楼,将天下都游遍,一对脚背地坚叫声冤。

你做场作戏,也则是谎人钱哩。

【鹊踏枝】你道我谎人钱,胡将这传奇扮。则许官员上户财主看勾栏散闷,我世不会见个先生看勾栏。几曾见歌舞丛中,出了个大罗神仙。沿门儿乞化,又无那好的与你。指大众抄化些郎头絮茧。那化缘处攒令各整集攒凑上来,见那钱物多也,利心又早动也。你又不纳常住自趱做家缘。

你这等每日做场,你则为你那火院,几时是了。不知俺出家儿受用快活。俺世俗人要吃有珍羞百味,要穿有绫锦千箱,我见你出家儿受用来。

【寄生草】你比我吃淡饭推黄菜,我比你拣口食换套穿。你每日茶房酒肆勾栏里串,将着个瓦瓶木钵白磁礶,抄化了些罗头磨底薄麸面。这家酒店里推出来,那家茶房里抢出去。吃了些吹歌妓女酒和食,待古里瑶池王母蟠桃宴。

兀那泼先生你出去!扰了一日做场。我看做场,不出去,既然他不出去,王把色锁了勾栏门者。哥哥也说的是。把这门锁了,看他在里面怎地。兀那泼先生你听者,今日搅了俺不曾做场。若是明日再来打搅俺这衣饭,我选几条大汉,打杀你这泼先生。

【赚煞】你合不着圣贤机,我觑不的他人面。我看你几时到蓬莱阆苑,则你那六道轮回怎脱免?使不的你九伯风颠。我锁了勾栏门,看你怎生出的去。遮莫你驾云轩,白日升天,怎敢相饶到面前。你若恼了我,十日不开门,我直饿杀你。则你那身躯不坚,折

皮的你那眼睛不见。你既为出

家人,比似你看勾栏呵。你学那许真君白日上青天。

今日我来度脱蓝采和,那厮愚眉肉眼,不识贫道。你锁了勾栏门,贫道更行不出去,疾开了门者。此人若不见了恶境头,怎肯出家。明日是他生日,疾,洞宾你也下方来走一遭,不脱尘凡俗世缘,岂知就里是神仙。功成行满登仙界,恁时白日上青天。


第二折

今日是蓝采和哥哥贵降之日。众弟兄送将些礼物来,安排下酒果,与哥哥上寿。哥哥嫂嫂有请。今日是我生辰之日,众火伴又送礼物来添寿。兄弟将寿星挂起,供养摆上,装香来。今日喜庆之日,咱慢慢的吃几杯。

【南吕】【一枝花】白莲插玉瓶,黄篆焚金鼎,斟一杯长寿酒,挂一幅老人星,来贺长生。感承你相钦敬,量小人有甚么能,动劳你火伴邻里街坊,谢承你亲眷相知弟兄。

众弟兄既来知重我,却不要散了,咱慢慢的吃酒。

【梁州】直吃的簌簌的红轮西坠,焱焱的玉兔东生。常言五十而后知天命,我年过半百,诸事曾经。人有灵性,鸟有飞腾,常言道蠢动含灵,做场处谁敢消停。咱行院打识水势俺、俺、俺做场处见景生情,你、你、你上高处舍身拚命,咱、咱、咱但去处夺利争名。若逢,对棚,怎生来妆点的排场盛,倚仗看粉鼻凹五七并,依着这书会社恩官求些好本令。君子务本,本立而道生。那的愁甚么前程。哥哥饮一杯寿酒。今日是蓝采和生辰之日,度脱他走一遭去,早来到门首去。王把色是听的么,谁人在门首唱叫?哥哥也闲管事,知他是谁。俺则吃酒。

【贺新郎】是谁人啼天哭地两三声。我开开这门,原来是这泼先生,好无道理也呵!可做的魇镇俺家私,你端的是扇摇百姓。你去告我去,我不怕你。咱告去来到官司呵和你敢无干净。我待告你去呵,着老的便道你是个上戏台的末尼,和他那风魔先生一般见识。看着我生辰面不和你相执挣。今日我生辰,我是寿星,不和你计较。谁是寿星?我是寿星。你今日是寿星,明日敢做了灾星也。这先生好无礼也,说这等不吉利的话。你休这般胡做胡称。这句话又不曾伤着你。这言语也不中使,这言语也不中听。你敢化些淡齑汤且把你那皮囊撑。我见你受用。可知可知俺吃的是大馒头阔片粉,你吃的是菜饺馅淡齑羹。这泼先生打搅俺吃酒。王把色闭上门者。众弟兄每坐着,则管里吃酒。他那里肯省悟,他若不见恶境头,他不肯出家。兀那许坚,你若跟贫道出家去呵,逍遥散诞,清闲快乐,倒大来幽哉!我知你做神仙的道路。你既知道,你说来我听。

【斗虾蟆】见人家排斋供,请先生念忏经。正面儿挂下一幅三清,檀越人家念经。荒忙准备斋供,见放一轴老君,挂下十王神幅,待诏他也世情,说着的便决应,画的十分可碜。怎觑那般行径,我则见城狱里画何真,油镬油铛,里头札定,偌多生灵,都是俺俗人,元来无一个和尚,先生徐神翁。道无干净,这句话不觑听,我这等末尼你这等先生!

着此人见个恶境头疾!蓝采和开门来!大人言语,唤你官身哩!又是谁唤门哩?大人唤官身哩。我今日好的日头,着王把色去。不要他,要你去。着李薄头去。也不要他。着王把色引着妆旦色去。都不要。只要蓝采和去。我正是养家二十口,独自落便宜。罢、罢!我去官身走一遭去。安排下酒肴,等哥哥回来,慢慢的吃。

贫道吕洞宾是也。奉钟再师父法旨,着妆做州官,因此处有个伶伦,姓许名坚,乐名蓝采和,有神仙之分。度脱不省,因他误了官身,我着人拘唤去了。左右拿过蓝采和来者!呀,可怎了也。误了官身,大人见罪,见今拘唤,须索见咱。你知罪么?不遵官府,失误官身,拿下去扣厅打四十。准备了大棒子者!

【哭皇天】唬的我半晌家如痴挣,悠悠的去了魂灵,则听的乐台上呼唤俺乐名。唬的我悠悠的丧了三魂,又不见分毫动静。我怠慢失误了官身,连忙点缀,便要招成,偌来粗细荆仗子临身,比俺那勾栏里淡交疼。扣厅打四十,下下打着者!更过如包待制浧,几曾见行院来负荆。

他又早害怕也。教谁人救我咱。蓝采和,你省悟了么?我说的你不信,如何?

【乌夜啼】这先生言语真实信,果然道寿星做了灾星。眼睁睁不敢往前进,不敢明闻。谁敢道是弹筝。想咱人是仲尼行,怎道是犯着萧何令。想圣人的言语说着都不信。一个个,难凭信,都做了狂言诈语,信口胡喷。

你为甚么来?为我失误官身,大人扣厅打我四十。师父救我咱,我救了你,可跟我出家么?救了我,情愿出家去。你且在一壁。相公。早知师父到此,只合远接,接待不着,勿令见罪。蓝采和得何罪犯?失误官身,合口罪犯。肯与我做徒弟么?师父要时,情愿与师父。左右拿过来。兀那蓝采和,你可有命。若不是师父来,扣厅打四十。师父要你做个徒弟,饶了你罪过,跟了师父去。谢了师父大人,则今日跟着师父出家去也。

【尾声】再不将百十口火伴相将领,从今后十二瑶台独自行。我那时财散人离陪下情,打喝处动乐声,戏台上呼我乐名。我如今浑不浑浊不浊醒不醒,蓝采和泼声名贯满州城,几曾见那扮杂剧乐官头得悟醒。

蓝采和既然今日回心出家,等此人功成行满,同赴阆苑瑶池。


第三折

妾身是蓝采和的浑家。当日俺男儿做生日吃酒,唤官身去了,不见回来,有人说他跟着师父出家去了,不免唤两个小叔叔来商议者。自从哥哥唤官身去了,不知所在,若是出了家,怎么了。咱今日寻他去来。自从跟着师父出家,到大来好幽哉也呵!金陵故国,本是吾乡,数遍到此,曾谏李王,李王不听只恐怕惹祸招殃。金陵不住,直至汴梁,勾栏中得悟,再不入班行,唐巾歪裹,板撒云阳,腰景编带,舞袖衫长,倒大来幽静也呵!

【正宫】【端正好】腰间将百钱拖,头上把唐巾裹,舞绿衫拍板高歌,逐朝走向街头过。有几个把我相着么?

【滚绣球】哎,你个小业魔,可怎生缠定我。我可也不将他喝掇,遇着我的喜笑呵呵。你将我拍板来夺,我则怕钱串儿脱,争些把绿蓝挝破,遇着我便打打夺夺。你这火奶腥未落朱颜子,缠定那十二初分蓝采和,养性无那。

师父与我一文钱。这不是蓝采和!你在那里来?家去罢。稽首,你都是谁?我是你浑家。这是你兄弟,这是你孩儿。

【倘秀才】再不听耳边厢焦焦聒聒,儿女是金枷玉锁,道不的儿女多来冤业多。闲时节手执着板,闷来时口扬着歌。谁似我快活。

你回家去,收拾勾栏,做几场戏俺家盘缠,你再出来。

【滚绣球】从今后我独自个,休想我做过活。再不去乔妆扮打拍撺掇,再不去戏台上信口开合。你又着我做场处唤王把色李薄头快疾快疾。又着俺媳妇每,那一火。快疾忙去梳裹,不争我又做场又索央众父老每妆喝。自从哥哥去了,勾栏里就没人看。为甚么勾栏里看的十分少,则你那话不投机一句多。你说风话哩。不是我风魔。

着你家去,你不肯去。你跟着师父学了些甚么?师父教我唱的是青天歌,舞的是踏踏歌。你对俺敷演一遍我听。踏踏歌,蓝采和,人生得几何?红颜三春树,流光一掷梭。埋者埋,拖者拖,花棺彩举成何用,箔卷□台人若何。生前不肯追欢笑,死后着人唱挽歌。遇饮酒时须饮酒,得磨跎处且磨跎。莫恁愁眉常戚戚,但只开口笑呵呵。营营终日贪名利,不管人生有几何。有几何,踏踏歌,蓝采和。你休出家,跟的我家去来。

【快活三】假若是无常到怎奈何。婆婆,你去波。我如今得磨跎处且磨跎,待学庄子鼓盆歌,误了我亡身祸。

既然你出家做神仙,我也跟你出家去,如何?你出不的家。

【朝天子】行院每趱家私过活。都是一般行院,你多拿了几文钱出来,我务要平分。问甚么你死我活。见别人朝来暮去,干家做活,瞒心昧己。那一个肯依本分随缘过。我如今闲来看一卷道德经,困来睡一觉。但得合处把我这眼皮儿合,得卧处和衣儿卧。都摆着你看,你那兄弟幼子娇妻许多家眷,怎下的撇了俺去出家!摆列着幼子娇妻,儿孙许多。则听得误了官身那一日,扣厅要打四十。若不是师父救了我呵!假若是我无常谁替我。:既是这等,你也度脱我出家去。你待着,不合把你来度脱。你回去罢,不济事。赤紧的我也在壕中坐。

你家去罢,料想你也不得神仙正果

【尾声】虽然俺便不得正果,把你个贤妻度脱。你且与我安乐守分随缘过,只落得一日清闲兀的不快活杀我。

你不回家,俺家去来。

第四折

自从蓝采和跟着师父出家去了,可早三十年光景。王把色我如今八十岁,李薄头七十岁,嫂嫂九十岁。都老了,也做不的营生。他每年小的便做场,我们与他擂鼓。我去先收拾擂鼓者。看有甚么人来。,自从跟师父出家,三十年也。师父说我功成行满,今日同赴瑶池阆苑,到大来好幽哉也呵。

【双调】【新水令】道门中法礼炼修持,俺师父度了个乐官徒弟。俺师父明明的使道法,暗暗的说禅机,待和我同赴瑶池。怎承望有今日。

我过的山崦来,见一所果园,杏花烂漫开,回头一池好菱也,一块好霜也,一片好雪也。我想起来,杏是春,菱是夏,霜是秋,雪是冬,可怎生四季失序也。

【庆东园】那里每人烟闹。是乐声响哩。是一火君路歧,料应在那公科地,持着些枪刀剑戟,锣板和鼓笛。更有那帐额牌旗,行院每是谁家,多管是无名器。

原来是一火行院,我问你是谁家?俺是蓝采和家。你是蓝采和家谁?我是你浑家。他两个是你兄弟王把色李薄头。可怎生都老了。自从哥哥去了三十年光景,我八十岁,兄弟七十岁,嫂子九十岁,可知都老了也。

【沽美酒】叹光阴忒紧急,嗟岁月苦奔驰。重惜浮生如梦里。我如今省得,无生死绝名列。

【太平令】咱须是吾兄我弟,幼年间逐队相随。止不过逢场学艺,出来的偌大小年纪,这个道七十,那个道八十,婆婆道九十,这厮淡则淡到长命百岁。你是谁?则我就是蓝采和。你去了三十年,还不老。只是这等模样。我去了只三年光景,你怎生都老了?我们都是老人家,你正是中年,还去勾栏里做几日杂剧,却不好?

【川拨棹】你待着我做杂剧,扮兴亡贪是非,待着我擂鼓吹笛,打拍收拾。莫消停殷勤在意,快疾忙莫迟疑。

【七弟兄】那时,我对敌,不是我说嘴,我着他笑嘻嘻将衣服花帽全新置。旧么麽院本我须知,论同场本事我般般会。

【梅花酒】他每都怎到的,论指点谁及,做手儿无敌,识紧慢迟疾。哥哥,你那做杂剧的衣服等件,不曾坏了。哥哥,你揭起帐幔试看咱;听言罢心内喜,不由我笑微微,我揭开帐幔则。许坚,你凡心不退哩那!唬的我悠悠魂魄飞,我则道我哥哥我兄弟,我姊妹我姨姨,似南柯梦惊回。

【收江南】呀,原来是开坛阐教汉钟离,有洞宾师父紧相随。我这里云阳板撒上阶基,你都来这里,八仙相引赴瑶池。

许坚,你不是凡人,乃上八仙数内蓝采和是也。今日功成行满,同登仙界。你听者,许坚心下莫猜疑,仔细叮咛说与伊,这位洞宾道号纯阳子,则道是逍遥散诞汉钟离。

题目引儿童到处笑呵呵

老神仙掴手醉高歌

正名吕洞宾点化伶伦客

汉钟离度脱蓝采和

翻译

赏析

热点推荐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