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诗词网

您当前的位置:k66网址 > 

杂剧·冻苏秦衣锦还乡

作者:未知作者 朝代:元代

原文

楔子

钱会说话,米会摇摆。无米无钱,失光落彩。老汉苏大公的便是。我在这苏家庄居住,嫡亲的六口儿家属。婆婆李氏,有两个孩儿。大的孩儿是苏梨,第二的孩儿是苏秦,有两房媳妇儿。那苏秦孩儿不肯做庄农人家生活,逐朝每日,则是要读书写字。他拜义了个哥哥,姓张名仪。他两个同堂学业,转笔抄书。他班今待要上朝进取功名去。苏梨,唤你两个兄弟出末。两个兄弟,父亲呼唤。三尺龙泉万卷书,老天生我竟何如。山东宰相山西将,彼丈夫兮我丈夫。小生姓苏名秦,字季子。这位哥哥是张仪,幼年间父母双亡,流落在我苏家庄上,和俺两个自幼凄书。学成满腹文章,争奈功名未遂。如今七国纷争,正当招贤之际,小生待要进取功名去,不知张仪哥哥,你意下如何?兄弟说的是。咱两个到于苹堂,辞别了父母,便索长行也。两个兄弟,您来了也。等我报复去。父亲,两个兄弟来了也。着他过来。两个兄弟,您见父亲去。父亲、母亲拜揖。孩儿免礼。父亲呼唤两个,有何分付?父亲、母亲,如今七国争雄,都下招贤之榜。您孩儿禀过父亲,母亲,待和哥哥同去应举,那时节若得一官半职。回来改换家门,可不好那?张仪、苏秦,你两个近前来。孩儿也,俺是庄农人家,一了说,若要富,土里做;若要饶,土里刨。依着我,你两个休去,则不如做庄农的好。老的也,既然他两个要去,等他自措盘缠求官去来,省的在我耳朵根边,终日"子日子曰",伊哩乌芦的这般闹炒。倒也净办。婆婆,你也说的是。便好道心去意难留,留下结冤仇。您既然要去,您两个早些去罢。父亲、母亲,您孩儿若得了官呵,父亲是老评事,母亲便是老夫人,哥哥便是大宫人,嫂嫂便是大夫人,我媳妇便是夫人县君也。兄弟,既今日夸了大口,俺一家儿都指望着你哩。我记着。你若得了官呵,我便是老评事,你母亲是老夫人,哥哥是大官人,嫂嫂是大夫人,你媳妇儿是夫人县君。你可着志者。父亲,您孩儿留下四句诗,表我志气咱。三寸舌为安国剑,五言诗作上天梯。青云有路终须到,金榜无名誓不归。父亲、母亲,您则放心也。

【仙吕】【赏花时】凭着我七尺身驱八斗才,那怕他十谒朱门九不开。休想我白首闲尘埃,凭着这兵书也那战策。孩儿,我则记着金榜无名誓不归。父亲、母亲,您放心也。我直着夺得一个可兀的锦标来。

收拾琴剑书箱,上朝进取功名走一遭去也。苏大,你两个兄弟去了也。都去了也。眼观旌节旗。耳听好消息。


第一折

箱内绫罗库内珍,盈仓米麦广收屯。诗酒笙歌丛里过,在城几个富豪民。小生姓王名真,字彦实,乃弘农人也。幼习儒业。颇识诗书;后从商贾,专趋什一。家中颇有资财。郭外多增田土。只因平生忠厚,敬老怜贫,人口顺都称我做王长者。近来有一秀才。姓苏名秦。此人博古知今,真乃将相之器。奈时运未遂,在此店肆中安下。我着人去请他来共话,听其谈吐,少开茅塞。家童门首觑者,这早晚苏先生敢待来也。理会的。小生苏秦是也。自离了家中,来到这秦国界土,弘农县店肆中安下,染了一场天行证侯,不能进身。张仪哥哥等不的我,他先上朝取应去了。这里有一人,乃是王长者,数遍家着人来请小生。今日无甚事,须索相访走一遭去也呵。

【仙吕】【点绛唇】我又不会下贱营生,特的来上朝取应,离乡井。感的这时气天行,早是我身耽病。

【混江龙】俺把那指尖儿掐定,整整的二十年窗下学穷经。苦了我也青灯黄卷,误了我也白马红缨。本待做人鹏乌高抟九万里,却被这恶西风先摧折了六稍翎。端的是云霄有路难侥幸,把我在红尘中埋没,几能勾青史上标名。

可早来到也。敢问哥哥,长者在家么?俺员外在。报复去,道有苏秦在于门首。老员外,有苏秦在于门首。道有请。请进。久闻先生大名,如雷贯耳,今日幸遇尊颜,实乃小生万幸。量小生有何德能,敢劳长者如此用心也。敢问先生仙乡何处?因何至此?小生洛阳人氏。久闻先生学成满腹文章。只合早早立身显姓,秉政临民,却还在此布衣之中,不图进取,当是为何?长者不知,听小生慢慢的说一遍咱。

【油葫芦】难道我不想功名只这等?先生莫非是盘缠缺少么?但得个有盘缠便进程。先生若肯屈节于人,必有进步之日。我可也心高气傲惹人憎,因此上空囊那讨一文剩,只落的孤身干受十分冷。时值严冬天道,雪花初霁,风力犹严,先生,你身上敢单寒么?昨日个风又起,今日个雪乍晴。则我这领破蓝衫刚有那一条囫囵领,那夜里不长叹到二三更。

可伤,可伤。我看先生必有峥嵘之日,争奈时间寂寞,目下孤寒,居于旅店之中,困在尘埃之内,闷眠坐榻,倦对寒灯。不知连宵风雪,先生也会饮酒来么?

【天下乐】可正是酒冷灯昏梦不成,则我那通也波厅,通厅土坑冷,兀的不着我翻来覆去直到明。且休说冰断我肚肠,争些儿冻出我眼睛。如此般寂寞,先生你怎捱的这等寒苦也?着长者便道恁的八苏秦,哎。我可甚么画堂春自生!在下聊备一杯淡酒,与先生荡寒。家童抬上果桌来者。理会的。老员外,果桌在此。将酒来。酒到。斟的满者,先生请饮一杯。长者先请。先生请。久闻先生胸藏盖世文章,腹隐安邦妙策。我想太公未遇。持钓于渭水之滨;伍相含冤,吹箫在丹阳之县。后来兴师伐纣。万万载书史留名;报恨强吴,千千古丹青画像。据先生甘贫守困,待势乘时,所谓蛟龙得云雨,终非池中之物。且请开怀饮酒者。文章锦绣满胸怀,知是天生冠世才。任使无心求富贵,终须富贵逼人来。

【元和令】你道我满胸中文学精,又道我有才华会施逞。可不道黄河有日也澄清,偏则是我五星。直恁般时乖运蹇不通亨,觑功名如画饼。

长者,如今街市上有等小民,他道俺秀才每穷酸饿醋,几时能勾发迹。

【上马娇】那一个不把我欺,不把我凌,这都是冷暖世人情。直待将牙爪安排定,惊,方知道画虎恁时成。

肉眼愚民,不识高贤,正所谓燕雀岂知鸿鹄之志,无足怪也。

【后庭花】他、他、他,沧海将升斗倾,泰山将等秤称,鳌鱼向池中养,凤凰在笼内盛。我如今眼睁睁,捱尽了十分蹭蹬。待要去做庄农,又怕误了九经;做经商,又没个本领。往前去赚入坑,往后来褪入井,两下里怎据凭,折磨俺过一生。

据先生怀才抱德,阔论高谈,未膺玉帛之求,且度齑盐之况。终有日时运亨通,封侯拜相,扬名六国,垂誉千秋。此乃有志者事竟成,大丈夫之所为也。先生,你如今运不来兮命不通,寒窗经史用多功,有朝身挂黄金印,方表男儿志气雄。长者,

【青哥儿】也是我那前程、前程不定,百忙里揣摩、揣摩踪影,还说甚有志的从来事竞成。先生,我想这先贫后富的古人,有伊尹躬耕,傅说版筑,冯罐弹铗,宁戚饭牛,孙膑刖足,百里奚卖身。古人尚然如此,先生必遂其愿也。想当初伊尹在莘野躬耕,傅说版筑劳形,冯獾弹铗知名,宁戚扣角歌声,孙膑是趾遭刑,百里奚陪嫁秦庭。这都白古豪英,个个白衣公卿。苏秦也是书生。偏我半生飘零,一世不得峥嵘。都则为命儿里注定在前生。长者,我待和谁争竞?

见今六国选用贤良,先生仗胸中虎略,凭腹内龙韬,但若投于一国。必然名扬天下。在下无物相赠,有春衣一套,鞍马一副,白银两锭,与先生权为路费,望乞笑纳。长者,小生久困穷途,遇蒙厚蹭,日后倘能发迹,必当重报。先生何出此言?岂不闻宝剑卖与烈士,红粉赠与佳人?以先生之才,怕不进取功名,易如拾芥?但恐礼物微鲜,不足供长途之费耳。

【赚煞尾】打灭了腹中饥,挣坐了身边冷。谢长者将咱厚赠,免的我流落穷途涕泪零。只今日便索长行,看鲰生,黄榜高登。博一个千万人中第一名。先生,此一去则要你着志者。我将这星辰再整,乾坤来扶定。先生,此一去投于何处?小生往那里去的是,我只索占那虎狼丛卫觅前程。

苏先生去了也。据此人贯世文才,必然显名天下。家童快些安排酒肴,待我追至十里长亭,与苏先生饯行,走一遭去来。


第二折

老汉苏大公的便是。自从苏秦孩儿和他那哥哥张仪求官去了,许多时光景,音信皆无,也不知他流落在那里。时遇暮冬天气,风又大,雪又紧,十分寒冷。大的个孩儿,他撒和头口儿去了。媳妇儿,你旋锅儿里荡下些热汤,等苏大来家吃咱。理会的。小生苏秦是也。自从王长者赍发了我银两、盘费、鞍马,不想冻天行病证又发,盘缠又使的无了,可着我往那里去的是?我则索去家中,望父亲母亲走一遭去也呵。

【正宫】【端正好】叹书生,我这里便叹书生可兀的身无济,那里也荫子封妻。则俺那一般儿求仕的诸相识,他每都闪赚的我难回避。

【滚绣球】想着我去家来望发迹,定道是上青云可指日。又谁知遇天行染了这场儿病疾,险些儿连性命也不得回归。我苏秦也年纪呵近三十岁,文学呵又不是没得,可怎生不能图个荣贵?却教我满头家风雪凄凄。看别人峥嵘黄阁三公位,偏则我依旧红尘一布衣,怎不伤悲?

【倘秀才】我空走些千山万水,不得个一官也那半职,苏秦也。你不得官呵,休说那般大言波。你再休说金榜无名誓不归。我若见俺那高年父,和俺那大贤妻,苏秦,你得官来么?不俫你着我说一个甚的!

我来到家门也。我待要过去来。父亲、母亲道:苏秦,你得官来么?可着我说甚的是?我待要不过去来,风又大,雪又紧,身上无衣,肚里无食,可着我往那里去的是?

【伴读书】我待上来,终久则是他苗裔;待不去来,便怎肯务了恩义?想着我那父母情肠别不得,可知俺三从四德妻贤慧。却不道相随百步有这徘徊意,俺爷娘便怎肯出丑的这场疾?

【笑歌赏】我待去来,你觑我这衣衫褴褴缕缕不整齐;待不去来。则这里勿、勿、勿,风共雪相摧逼;去不去三两次白猜疑。我、我、我,突磨到多半晌走到他跟底,呀、呀、呀,可怎生无一个睬我的?来、来、来,我将这羞睑儿且揣在怀儿内。事已到此,无如之奈,且自过去咱。父亲,您孩儿回来了也。母亲,您孩儿回来了也。父亲、母亲都不理我,则望着中间里拜咱。二嫂,我来家了也。可怎生都不言语那?

【滚绣球】这壁厢拜了一会,那壁厢问了一日,可怎生无一个将咱支对?则您这一家儿端的是嫌淮?嫌你,嫌你。你可怎么不做官来?俺爹娘他须是老背悔,苏秦,你得了官来,那个嫌你?妻也,你也好忒下的。苏秦,你选场中及第也不曾?你问我选场中及第来不曾及第,你不看见我马头前列山行家朱衣。苏秦,我问你,你当日不做庄农生活,则去读书,要做官。你跟的张仪去了许多时光景,你如今得了个甚么官来?我恰才入门来休问荣枯事,可不道观着容颜兀的使得知?我这官职呵,大古里是箱儿里盛只。

苏秦,你将官来与我们看一看也好。父亲、母亲,您孩儿不曾得官。你去时节,夸尽大言,你说道金榜无名誓不归。你既不曾为官,你来家做甚么?您孩儿得了一场冻天行病症,张仪哥哥等不的我,先上朝取应去了。您孩儿回到家中,望父母来。噤声,怕猫拖了我!你官也不曾得做,今日这般穷身泼命的,你来俺家里做甚么?你快离了我这门!再踏着我这门呵,我决打三百黄桑棒。你出去!你出去!您孩儿出去则便了也。母亲,劝一劝儿波。老的,也看我的面皮,着孩儿在家中住到来春,再着孩儿应举去,做一个官回来罢。你靠后!省的甚么?公公,依着婆婆的说话,着叔叔过了冬呵,来舂再取应去。你婆婆劝,我尚然不听,小孩儿家那里有你说处?靠后!嫂嫂,我腹中饥馁,身上单寒,做些儿热茶饭与我吃咱。我有甚么茶饭在那里?二嫂,你有茶饭与我吃些儿去呵。苏秦,你问我要茶饭吃?你是为官的人,吃堂食,饮御酒,你怎吃的这粗茶淡饭?休道是没有。便有那茶饭呵,你也吃不的哩!

【朝天子】嗨!这婆娘的见识,所为,苏秦也,今日回来,做妻子的也来讥诮着。他怕道冷茶饭伤脾胃。苏秦,你这一去,怕不得了官也?你常好是立儿不觉坐儿饥,枉使会拖刀计。你当初去时,则要做官。到今日官在那里?你问我官在那里,教我说个甚的?可兀的干受了你这一肚皮月音臜气。休说父母怪你,我见了你也害羞哩。俺嫂嫂也不为炊,妻也不下机。哎哟,天那,我这里便则落的那几点儿凄惶泪。

苏秦,你不得官呵,当初说甚么来?

【四边静】我想着那当初一日,可不道金榜无名誓不归?苏秦也,你料着不得官呵,休说那般大言波。你再休说道是金榜无名誓不归。你这些时在那里那?我在那弘农县里。在那里做些甚么?无靠无依,任受尽多狼狈。罢、罢、罢!我男子汉身长七尺,宁死也做一个不着家乡的鬼。

苏秦,我待不与你些茶饭吃来,争奈俺那夫妻肠肚,又过不去;待与你些吃来,又怕公婆怪我。你在这门首躲着,我与你些热茶饭吃咱。甚么人吃我家的饭哩?哥哥,是您兄弟苏秦来家了也。是苏秦回来了,你做了官么?哥哥,您兄弟染了一场冻天行病症,不曾进取功名去。你不曾为官呵,着我做甚么大官人?干着我买了个唐帽在家,安了许多时。你着我那里发付?亏你不羞,你还拿我的饭碗吃。快出去!快出去!罢、罢、罢!我冻死、饿死再不上你门来也。

【煞尾】盼的是冬残晓日三阳气,不信我拨尽寒垆一夜灰。我则今番到朝内,脱白襕换紫衣,两行公人左右随,一部笙歌出入围。马儿上簪簪稳坐的,当街里劬劬恁炒戚,亲爷、亲娘我也不认得。苏秦得了官也,着孩儿家来。那其间我直着你手拍着胸脯恁时节悔。

苏大,你见你兄弟苏秦来么?苏秦去了也。孩儿,你好歹也。我一时恼怒,你就没一个劝我一劝的?我便一时间把孩儿赶将出去了,您也留他一留,怕做甚么?婆婆,你赶苏秦孩儿去。老弟子孩儿!头里我劝你时,抢白的我没是处。如今孩儿去了也,大风大雪里,可着我赶他。着我那里赶他去?苏秦,你父亲着你家来。老弟子孩儿,他去的远了也。婆婆,孩儿真个去了也。婆婆,想着你受千辛万苦,怎生抬举他来?他今日撇了俺老两口儿去了呵。不由我哭哭啼啼,思量起雨泪沾衣。且休说怀耽十月,只从小偎干就湿。几口气抬举他偌大,恰便似燕子衔食。今日个捻他出去。呸!那里也孟母三移!苏大,赶你兄弟去。理会的。兄弟,你且回家里来。呀,他去的远了也。父亲,兄弟去的远了也。哦,去的远了也。大的儿你来,可不道兄弟如同手足,手足断了再难续。你和苏秦两个指头儿般弟兄,你怎便忍的看他去了?我说与你,共乳同胞本一身,犹如枝叶定连根。门户兴衰须并守,祖宗田产莫争分。禽逢水食犹相唤,岂可人为资财便没恩?只你那碗剩饭羹能值几?呸!早忘了脚踏头稍兄弟亲!大的个媳妇,赶你小叔叔去。理会的。小叔叔,你回家里来罢。呀,他去的远了也。公公,小叔叔去的远了也。哦,去的远了也。但凡人家不和,皆起于妯娌争长竞短,分门各户,都是您这妇人家做出来的。做哥哥的要打要骂,你只该劝你那丈夫便好,你倒走将来火上浇油!公公,您媳妇儿怎么敢?噤声!他弟兄从来不疏,况堂上现有公姑。做哥哥的很着要打,你也去夺了碗大叫高呼。逼的他忍饥受冷,并不敢半句支吾。俺苏秦也做不的孙二,你这做嫂嫂的,呸!你可甚杨氏女杀狗劝夫!小媳妇儿,你赶你丈夫去。父亲,你媳妇儿不曾敢留下苏秦,他去的远了也。是真个去的远了也。他每都不晓事,你须是他的结发夫妻,你该留他一留。媳妇儿,你好下的也。做甚一家骨肉尽生嗔,都只为那不图家业恨苏秦。虽然堂上公婆亲做主,你也不合容他便出门。只今强扶鸡骨投何地,你敢巧画蛾眉别嫁人。万一将他逼去饥寒死,呸!可不道的一夜夫妻百夜恩?老贼,这都是你的不是,你埋怨那别人做甚么?不是我炒炒闹闹,痛伤情捶胸跌脚。那苏秦不得官羞归故里,怎当的一家儿齐攒聒噪?做爷的道学课钱几时挣本,做媳妇的道想
杀我也五花官诰。做哥的才入门便嗔便骂,做嫂嫂的又道是你发迹瓮生根驴生笄角。老贼你道再回来我决打你二百黄桑棍,可甚的叫做父慈子孝?俺一家儿努眼苫眉,只待要逼苏秦险些上吊。这早晚不知大雪里跌倒在那个墙边,教我着谁人访寻消耗?不争冻饿死了俺这卧冰的王祥,兀的不没乱杀你那太公家教!苏秦儿也,则被你痛杀我也。


第三折

龙楼凤阁九重城,新筑沙堤宰相行。我贵我荣君莫羡,十年前是一书生。下官张仪是也。自与兄弟苏秦在弘农店肆中分别之后,到于咸阳。见了秦主,献上三策,十分当意,即授小官咸阳令尹,不数月间,升迁右丞相之职。我想兄弟一别,早已三年光景,时常切切在心,未敢有忘。竟不知我兄弟可曾进取功名也,还是那流落四方。这两个孩儿,一个是陈用,一个是张千。那陈用孩儿,家私里外,都是他管理;张千跟随着下官衙门办事。时遇暮冬天道,纷纷扬扬,下着国家祥瑞。张千,门首觑者,看有甚么人来,报复我知道。理会的。小生苏秦,家中望父亲、母亲去来,不想父母将我赶出家门。听知的张仪哥哥,做了秦邦右相,我去那里图个进身,便不然也好借些盘缠,去游说各国。苏秦,你好命薄也呵。

【南吕】【一枝花】如今那有才学的受困穷,几时得居要路为卿相?我想那耕牛无宿料,仓鼠可兀的有余粮。十载寒窗,捱不出齑盐况。怎生那风共雪缠的我慌?则他好茶饭不济饥肠,这破衣衫偏歇着我脊梁。

【梁州第七】我要吃呵,也无那珍馐百味;要衣呵,也无那罗锦千箱。这生涯都在那长街上。我可也又无甚资本,又不会做经商。止不过腕悬着灰罐,手执着毛锥,指万物走笔成章。有那等不晓事的倒将我来呸抢,刬的来着我冻剥剥靠着这卖文为活,穷滴滴守着这单瓢也那陋巷。天那,我几时能勾气昂昂博得这衣锦还乡?这厢,那厢,为功名不遂离乡党。合着眼到处里撞,走尽四秦-地方,倒陪了些琴剑书囊。哥哥拜揖。那里是张丞相的第宅?则这个门楼便是。哥哥,你在这里做甚么勾当?则我便是丞相爷把门的,叫做张千。生受哥哥,替我报复去,道有苏秦在于门首。你是苏秦?则这里有者。禀相公得知,有苏秦在于门首。是谁?苏秦。他说是苏秦?他说是苏秦。下官语末悬口,兄弟至此也。我接待兄弟去。张千,苏秦有甚鞍马步从?无甚么鞍马步从,身上好生褴缕。哦,元来我兄弟还在布衣之中,则除是这般。陈用,你近前来。您孩儿知道。张千,你对他说去,他不自家过来,待着老夫接待他么?俺哥哥听的我来,这场管待也非同小可。兀那秀才。您丞相说甚么来?俺丞相说来,你不自家过去,敢待着俺丞相爷接待你那!他是我的哥哥,我是他的兄弟,我自过去,怕作甚么!哥哥,多时不见,兄弟有一拜。住者,休拜。为甚么?张千,将我那拜褥来。要那拜褥怎么?则怕展污了你那锦绣衣服。可早一句儿也。哥哥,受您兄弟几拜。兄弟免礼。与你分别之后,一向在于何处?您兄弟在店肆中安下,染了一场冻天行证候,不能进身也。曾到家中见父母来么?也曾回到家中望父母去来。,父母见了你欢喜么?哥哥,俺父母大风雪里,将您兄弟赶将出来也。父母可也不是,见你这等峥嵘发达的孩儿,可怎生赶将出来?兄弟,你这一来为何?听知哥哥做了秦邦丞相,一径的投奔哥哥来。您兄弟有一首诗,哥哥试看咱。有一首诗?将来我试看咱。一声雷动震云门,散作阳和天下春。池内龙腾千尺水,厅前花发几枝新。已知兄长官阶贵,曾受皇家敕赐恩。世事升沉如转盼,算来由命不由人。兄弟,您哥哥做了秦邦右相,屈于一人之下,坐于百僚之上。你见我这正厅上安着二十四把交椅,可都是公卿每坐处。你是个白衣人坐着,外人观看不雅相。这里你也难坐。张千,打扫冰雪堂者,那里管待兄弟。哥哥,则这里坐罢,没来由去那冰雪堂做甚么?兄弟也,那里正好管待你这秀才每。跟我来。勿、勿、勿。张千,开了那门者。理会的。是有些儿冷。兄弟请坐。张千,将那四面的吊窗都与我推开;将那雪都与我打扫,将来堆在四面;着几个祗从人搅动那风车者。理会的。住者!

【贺新郎】大开东阁挂起那西窗,兄弟,你不知您哥哥做秦邦右丞相,坐于八位之上哩。许来大八位里官人,可怎生无了那半盆儿火向?男子汉家有甚么冷?可怎生要向火?觑了这炎汉嘴脸何兴旺,真乃是国家栋梁,可正是画堂别是风光。将来的茶饭不准备,则我这盘缠不商量。张千,四下里搅动那风车者。可怎生风神王都聚在你这前厅上!兄弟,我与你拂尘咱。早难道洗尘斟玉斝,张千,唤几个歌儿舞女来伏侍兄弟咱。兀的是开宴出红妆。

张千,你近前来,我分付你。你将两壶酒来,我吃的酒放热着,苏秦的那壶酒,去那大雪里冰一冰,再着上些雪在里面。先将那冷酒来。理会的。酒到。将酒来,兄弟满饮一杯。哥哥先饮。兄弟先饮。

【隔尾】我喜则喜一盏琼花酿,恨则恨十分他这个冰雪般凉。这一杯酒,与兄弟荡寒咱。你待与我荡寒呵,你着那祗候人荡一荡。兄弟吃了者。小生咽下去怎当,冰断我这肚肠,哥哥先饮。这一盏酒推辞了多半晌。

兄弟,你不饮酒?小后生家腊月里吃了冷酒,开春来不害眼。兄弟,你敢冷么?可知冷哩。你可不早说。张千,将我的绵团袄来。理会的,袄在此。将来,将来。兄弟,你见这绵团袄么?你兄弟见。你冷么?你兄弟冷。你真个冷?你兄弟真个冷。你冷我也冷。兄弟,你肚里饥么?可知饥哩。你兄弟还不曾吃饭。兄弟,你可不早说。张千,你近前来,我分付你。我的馒头粉汤蒸的热,着苏秦吃的馒头,是那二年前祭丁的冷馒头,放在他根前,粉汤里面放上些冰凌与他食用。理会的。兄弟也,先请些儿粉汤。你兄弟吃。奇怪,可怎生粉汤里面都是些冰凌?兄弟,请个馒头儿者。我吃这馒头咱。你兄弟敢问么?兄弟,你问甚么?咱与哥哥别了几时也?兄弟,咱离别了三年也。嗨。可早三年也。好硬馒头!张仪,你是何道理!你不是苏秦?你怎敢呼我的名?你怎敢道我的姓?张仪,你听者。

【絮虾蟆】只为你个同窗友做头厅相,因此上我心中自酌量。这交情非比泛常,好做十分倚仗。撇下父母在堂,远远特来相访。吟就新诗一章,诉说飘零异方。必然见我感伤,不惜于金治装。岂知你故人名望,也不问别来无恙。放下一张饭床,上面都没摆当,冷酒冷粉冷汤,着咱如何近傍;厅般装模作样,汕笑寒酸魍魉。甚勾当,来来往往,张张狂狂,村村棒棒。点汤!哎,又要你走将来,走将来便雪仁加霜,忒颓慌。张仪!苏秦!这都是剥民脂膏养的能豪旺,腌情况,甚纪纲。只我在你行,待将些寒温活讲,抬了去者!须不是告甚么从良!

这厮原来酒后无德,撒酒风那!张仪,你有甚么好文章?苏秦,我的文章不如你呵,怎得做秦邦丞相?张千,喝点汤!点汤!

【牧羊关】你比我文学浅,点汤!我比你只命运囊,点汤!你苟图些紫绶金章。点汤!我则理会的见世生苗。赤紧的见世生苗,点汤!我则理会的埋根千丈。点汤!你骂大官的,得甚么罪过?止不过恶大官吃八十棒。点汤!须不是我见小利闹一千场。点汤!俺两个才厮挺、才厮挺,点汤!口足!你敢也走将来喝点汤、喝点汤!

点汤是逐客。我则索起身。点汤!我下的这厅阶来。点汤!我来到这门楼底下。点汤!这门楼底下也喝点汤?点汤!男子汉顶天立地,几曾受这般耻辱来!罢、罢、罢,不如就这仪门底下,解下我系腰带儿,觅一个死处。住、住、住,蝼蚁尚且贪生,为人怎不惜命?敢问贤士为甚么在这儿门底下寻觅自尽?哥哥,你不知,这张仪和我是八拜交的朋友,我和他同共应举来,小生命薄,落在店肆中安下,染了一场冻天行的证侯,不能进身。他如今得了官。我特地投奔他来,他将那冷酒、冷馒头羞辱我。我受不过他的气,因此上觅一个死处。恁的呵。是我家丞相爷的不是了。贤上,你则这里有者,待我将的来。你看这白银二锭,春衣一套,鞍马一副,赍发贤士,权为路费,休嫌轻薄。若得官呵,莫便忘了我陈用也。哥也,你是谎那可是真个?贤士,我陈用岂敢说谎?苏秦也,知他是睡里也是梦里?

【幺篇】他赍发了我银两锭,我恰便似梦一场,着苏秦死生难忘。他是个祗候人的所为,可有那孟尝君的这度量。张仪也。你便头顶养军司库,脚踹着万年仓。说不尽宰相多荣贵,找苏秦也男儿当白强!哥,我拿着你这两锭白银,再过去羞那厮一场。好、好、好,贤上,你过去。张仪,你看。你不是苏秦?两个手呈拿着许多东西。莫不是那里偷将来的?我偷了你的末?你听者,我久后得官呵,必不在你之下!你怎生能勾为宫!我量着你一世儿不能发迹!你若能勾发迹呵,则除是驴生笄角瓮生根,大教穷断脊梁筋。小物不堪成大用,苏秦则是旧苏秦!快出去!快出去!

【黄钟尾】罢、罢、罢!凭着我胸中豪气三千丈,笔下文才七步章。亲不亲是乡党;若今番,到举场;将万言书,见帝王;插官花,饮御觞;伞盖下,马儿上;请哥哥,再相访;我言语,个虚诳;这赍发,这觑当;两锭银,重百两,遮莫便十年呵,休想我贵人多忘。将你一个山海也似人恩人,哥。你叫做陈用。我苏秦长则个今门般想。

陈用,苏秦去了也?他去了也。陈用。他敢有些儿怪我么?久已后着他谢我也则是迟哩。


第四折

老汉苏大公便是。自从将我那苏秦孩儿赶将出去,可早许多时光景,音信皆无。知他在那里?苏大孩儿,你打听你兄弟的音信,可是有也是无?父亲,你着我那里打听去?自家张千的便是。奉苏秦元帅将令,前去苏家庄取讨锅瓮槽钅算斤去。问人来,则这里便是苏家门首。里面有人么?甚么人唤门?我开开这门武看咱。哥哥,做甚么?我奉苏元帅将令。问你要锅瓮槽钅算斤,驿亭中使用。不要误了。哥哥,那苏元帅敢是苏秦么?口退!元帅的名讳。你怎敢轻道?快些取那锅瓮槽钅算斤出来,我要回元帅的话去也。父亲,你欢喜咱。原木苏秦兄弟做了元帅,见在驿亭中安下里。孩儿也。是真个么?婆婆,苏秦孩儿得了官也。俺一家牵羊担酒,直至驿亭中认苏秦孩儿去来。俺同去来。某乃苏秦是也。自到赵国游说,一举成名。为某文安社稷,武定干戈。着我历说韩、魏、燕、齐、楚五国。如今官封六国都元帅,衣锦还乡,谁想我苏秦有这一日也呵。

【双调】【新水令】谢当今圣主重贤臣,我争些儿有家难奔。恰便似旱苗才得雨。枯树恰逢春。受尽了万革苦千辛,苏秦也常汜得求官去那时分。老汉苏大公的便是。领着俺一家儿,直至驿亭中认孩儿去来。可早来到门首也。令人,报复去,道有元帅的老相公同母亲、哥哥、嫂嫂、夫人都在于门首。喏。报的元帅得知,有老相公同家眷来了也。甚么老相公?着他过来。理会的。着过去。孩儿也,我道你不是个受贫的。谁是你的孩儿?你是我的孩儿。你得了官,你怎生不回家里去?兀那老儿,你是甚么人?我是你父亲。你如今得了甚么官来?我做了六国都元帅。似你这等峥嵘,与我父母增多少光彩,好儿也呵!

【步步娇】怎消的父亲、母亲将孩儿认。孩儿家去来,在驿亭中做甚么?我为甚馆驿里权安顿,当日个父亲行得处分,恰便似经板儿由然在心印。孩儿,旧话休题。父亲你不道来?我道甚么来?我若是踏着你正堂门,我其实怕打那二百黄桑棍!是老汉的不是了。张千,都与我抢出去!理会的。出去!婆婆,孩儿不肯认我父母,可怎生是了也?小官张仪是也。听知的苏秦兄弟做了六国都元帅。差人持千金来,谢弘农县主人王真。又打一封战书,要来伐我秦国。这个是明明记着冰雪堂的仇恨。若待他兵马到来,那时晚矣。如今趁他衣锦还乡,在洛阳驿亭中安下,我特地探望他一遭去。说开此事,多少是好。迤逦而来,可早到了也。令人,接了马者。兀的不是父亲、母亲、哥哥、嫂嫂都在这里?原来是张仪孩儿那。父亲曾过去认你孩儿来么?恰才俺都过去认孩儿来,他坚意不肯认俺,把俺一家儿都赶将出来了。父亲、母亲、哥哥、嫂嫂且放心者,待您孩儿过去,他必然认了也。为甚么你过去便认你?想着我冰雪堂那场好管待,他怎么不认?令人。报复去,道有秦丞相张仪,来见元帅。喏。报的元帅得知,有秦丞相张仪来了也。你说去:他不自过来,等我接待他怎的?奉俺元帅将令说,你不自过去,等俺元帅接待你怎的?他早还了我一句儿也。元帅,我说你不是受贫的人,多时不见,有一拜。住者!你且休拜。元帅怎的?张千,将拜褥来。要那拜褥做甚么?则怕展污了你那锦绣衣服!他不曾忘了一句。

【川拨棹】便待要献殷勤,笑吟吟叙弟昆。我那时衣不遮身,今日个驷马雕轮。公吏每忙跟,兀良胁底下插柴内忍,全不想冰雪堂无事哏。

【七弟兄】我这里动问,你是甚人?我是你哥哥张仪。我道你是谁那,元来你是那孟尝君。想蛟龙未得风雷信,定是泥蟠无日上青云,也似俺书生怎脱凄凉运!

【梅花酒】呀,我直捱到这地分,在野店荒村,被疾病缠身,举日也无亲。只有你、你、你,张仪是故人,因此上我、我、我,千里远投奔。怕不的有黄金济我贫?岂知你倚恃着做官尊,觑朋友若遗尘,没半点话温存,讪笑的我不成人。定饿死做异乡魂,到今日也跳龙门!

张仪,你不道来那?元帅,我道甚么来?

【喜江南】呀,莫不我驴生笄角瓮生根,你觑波莫不我穷断脊梁筋,苏秦只是旧苏秦。今日个证本,想皇天也不负读书人!

张千,与我抢出去!理会的。出去!住者!你强杀者波,则是个兵马大元帅;我歹杀者波,我是个秦国右丞相。怎么抢我出去?我这里坐不的一坐?陈用,将交床来我坐!交床在此。谁是陈用?小人便是陈用。哥哥,你请坐,受我几拜咱。

【沽美酒】我须是钱亲人不亲,元帅,折杀小人也。追富来不追贫。他是一个紫衫银带的祗候人,他倒肯怜咱困窘,赍发与雪花银。

【太平令】赍发的我功名有准,多谢你个山海也似深恩,你便待佯推佯逊,我怎肯个瞅不问?常言道远亲近邻,不如你这对门。哥也,着小生一言难尽。苏秦,你是何相待?有父亲、母亲、哥哥、嫂嫂和下官来认,你都不肯认。你做的个轻呵轻君子,重呵重小人。我歹杀者波,是秦邦右丞相;陈用强杀者波。则是个泥鞋窄袜走立公人。你是何相待也?他是我大恩人!他怎生是你大恩人?当此一日,我投奔你来,你将那冷酒、冷粉、冷馒头,羞辱我那一场。我受不的你那气,出到门楼底下觅个死处。若不是陈用救了我性命,赍发我两锭花银,今日怎能勾做官?因此上他是我的大恩人。原来是这等。兄弟,你认我不认我?我不认你。陈用,你不说等甚么哩?元帅,便好道人不说不知,木不钻不透,冰不搊不寒,胆不尝不苦。我如今从头儿说破与元帅得知。小人一一说真情,元帅从头听事因。当初故意相轻慢,登时忿怒便离门。暗把行装齐备下,故使陈用将来假做恩。我本是泥鞋窄袜公人辈,那里取一套春衣两锭银?若不是秦邦右相瞒天智,怎能勾虎符金印到家门?元来如此。则被你瞒杀我也,哥哥!则被你傲杀我也,兄弟!父亲、母亲都在门首,你因何不认他?请父母、兄嫂、妻儿都过来。孩儿,兀的不欢喜杀老汉也。

【鸳鸯煞】想当初风尘落落谁怜悯,到今日衣冠楚楚争亲近。畅道威震诸侯,腰悬六印,也索把世态炎凉,心中暗忖:假使一朝马死黄金尽,可不的依旧苏秦,做陌路看承被人晒!

天下的喜事,无过父子、兄弟、夫妇团圆。杀羊造酒,做一个庆喜的筵席者。六国纵横将相权,文才武略几人全。归来果佩黄金印,一家骨肉永团圆!

题目冰雪堂张仪用智

正名冻苏秦衣锦还乡

翻译

赏析

热点推荐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