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华诗词网

您当前的位置:k66网址 > 

杂剧·王月英元夜留鞋记

作者:未知作者 朝代:元代

原文

楔子

,生男勿喜女勿悲,曾闻有女作门楣。世人谁解求凰曲,拈得琼箫莫浪吹。老身姓李,嫁的夫主姓王。自夫主亡化过了,俺两口儿守着胭脂铺,过其日月。女孩儿小字月英,年长一十八岁,未曾许聘他人。老身为此一件,忧心不下。今日姑姑家做好事。差人请我。梅香,你和姐姐在铺儿里坐,我往姑姑家里走一遭去也。母亲去了。这早晚怎不见人买胭脂那?姐姐,早些儿哩,再一会儿敢有人来也。一自离家赴选场,命中无分面君王。方信文齐福不至,锦衣何日早还乡。小生姓郭名华,字君实,本贯西京洛阳人也。年长二十三岁,未曾娶妻。俺父亲讳郭茂,母亲亡逝已过,止有小生一人,并无以次弟妹。祖上以来,皆习儒业。因小生学成满腹文章,更兼仪表不俗,今年春榜动,选场开,奉父母严命,特来上朝应举。自谓状元探手可得,岂知时运不济,榜上无名。屡次束装而回,却又担阁。人都道我落第无颜,羞归乡里,那知就中自有缘故。这相国寺西有座胭脂铺儿,一个小娘子生得十分娇色。与小生眼去眉来,大有顾盼之意。我每推买胭脂粉,觑他一遭。争奈他母亲常在铺里,不能勾说句话儿。小生今日再推买胭脂去,看他母亲在铺儿里也不在。若是不在呵,小生与那小娘子说句知心的话,有何不可。小娘子祗揖。有胭脂粉,我买几两呢。秀才万福。有、有、有,好个聪俊的秀才也!梅香,取上好的胭脂粉来,打发这秀才咱。梅香,待我去问他,你买这胭脂是做人事送人的,还是自己要用的?你问我怎么?你若自用,我取上等的与你;若送人,只消中样也够了。你不要管我,只把上好的拿来,我还要拣哩。

【仙吕】【赏花时】谁知道半霎相看百种愁,则被那一点相思两处勾。小娘子,这胭脂粉不见好,还有高的换些与我。他把这脂粉作因由。秀才,这是上等的胭脂粉哩。看小娘子分上,便不好也收了去。我见他趋前退后,待言语却又早紧低头。

谢天地,今日他母亲不在铺儿里。我看那小娘子的说话,尽有些意思。则做我铜钱不着,日日来买胭脂,若能勾打动他,做得一日夫妻,也是我平生愿足。一见俏裙钗,妖娆甚美哉。相思分两下,何日称心怀。


第一折

妾身王月英,自从见了那郭秀才,使妾身每日放心不下,即渐成病。况值阳春天气,好是烦恼人也呵!

【仙吕】【点绛唇】独守香闺,懒临阶砌。慵梳洗,湿透罗衣,总是愁人泪。

姐姐,你这几日情怀欠好,饮食少进,看看憔瘦了也。

【混江龙】你道我粉容憔悴,恰便似枝头杨柳恨春迟。每日家羞看燕舞,怕听莺啼。又不是侍女无情为我相忄敝懆,又不是老亲多事把我紧收拾。为甚么妆台不整,锦被难偎,雕阑闷倚,绣幕低垂?长则是苦恹恹不遂我相思意,到如今钏松了玉腕,衣褪了香肌。

我见姐姐好生憔悴,你可思想些甚么那?

【油葫芦】瘦损春风玉一围,九十日韶光能有几?席前花影坐间移。想姐姐这般丰韵,自然有个俊俏的郎君作对哩。你道是鸾凰自有鸾凰配,鸳鸯自有鸳鸯对。姐姐,说便是这等说,只是你年纪儿小,那喜事还早哩。你道我年纪小,喜事迟。我则怕镜中人老偏容易,常言道,花也有未开期。

姐姐,你才一十八岁,慌怎么的。

【天下乐】我则怕一去朱颜唤不回,误了我这佳期待怎的?若得个俏书生早招做女婿,暗暗的接了财,悄悄的受了礼,便落的虚名儿则是美。姐姐,这等事你不明对我说,怎生得个成就日子那?

【那吒令】这件事,天知地知;这件事,神知鬼知;这件事,心知腹知。口里言,心中计,休得便走漏天机。

这几时莫要说姐姐,连我梅香也害的消瘦了。

【鹊踏枝】我为他蹙娥眉,减腰围,但得个寄信传音,也省的人废寝忘食。若能勾相会在星前月底,早医可了这染病耽疾。

这等说来,想是你看上那秀才了。他有那件儿生的好处,中了姐姐的意来?

【寄生草】他可有浑身俏,我偷将冷眼窥,端的个眉清目秀多伶俐。他把娇胭腻粉频交易,与我言来语去相调戏。现如今紫鸾箫断彩云空,几时得流苏帐暖春风细。

姐姐这般呵,可不耽搁了你?我如今拚的与你担着这个罪名儿。你有甚么说话,我替你寄与那秀才去。若是这等,多谢了你也。

【金盏儿】咱两个最相知,说真实。梅香也,你休要等闲泄漏春消息,我忙赔笑脸厮央及。<带云)你若去时呵,我索与你金环儿重改造,鹤袖儿做新的。姐姐,我说便也说了,则没个媒人,怎生是好?何须寻月老,则你是良媒。我亲笔写下一首诗在此,你与我送与那生去咱。姐姐,我去便去,则是把甚么做定礼那?

【后庭花】你将这锦纹笺为定礼,也要鼓笛送去才好。你将这紫霜毫做鼓笛。谁是保亲的?保亲的是鸳鸯字,谁是主婚的?主婚的是锦绣题。母亲知道呵,可怎了也?休怕我母亲知,抵多少姻缘相会。卓文君驾香车归故里,汉相如到他乡发志气。薛琼琼有宿缘仙世期,崔怀宝花园中成匹配。韩彩云芙蓉亭遇故知,崔伯英两团圆直到底。常言道得好,佳人有意郎君俏,可知姐姐看上他来。

【柳叶儿】这的是佳人有意,都做了年少的夫妻,那会真诗就是我傍州例。便犯出风流罪,暗约下雨云期,常言道,风情事那怕人知。

姐姐,你可还有甚么说话,对那秀才说么?

【赚煞尾】只几句断肠词,写不尽中心意,全靠你梅香说知。我比待月莺莺不姓崔,休教咱罗帏中魂梦先飞。莫延迟,你与我疾去忙归,姐姐,也还要选个好日期才是。拣甚么良辰并吉日。则愿他停眠少睡,早早的成双作对,趁着那梅梢月转画楼西。

姐姐进房中去了,分付我将这简帖儿暗暗的送与那秀才去。我是小梅香,好片热心肠。全凭诗一首,送与有情郎。


第二折

欢来不似今朝,喜来那逢今日。小生郭华,自从在胭脂铺里与那小娘子相会了几次,那小娘子深有留恋小生之意,争奈不得成就。正思虑间,谁想小娘子遣梅香送一简帖儿来与我。小生看那诗中之意,是约小生今夜在相国寺观音殿中相会。今日正是元宵佳节,众朋友每请我赏灯,多饮了几杯酒。我进的这山门来,这个不是观音殿?我进殿门来。观音菩萨,你是慈悲的,你是救苦难的。今日一天大事,都在这殿里,你岂可不帮衬着我?这一回酒上来了,且在此等待着小娘子,权时盹睡咱。妾身王月英是也。惭愧,今夜上元佳节,那郭秀才在寺中等侯久了,我被社火游人拦当。兀的不有三更时分?梅香,敢怕误了期约也。姐姐行动些。

【正宫】【端正好】车马践尘埃,罗绮笼烟霭,灯球儿月下高抬。这回偿了鸳鸯债,则愿的今朝赛。

【滚绣球】天澄澄恰二更,人纷纷闹九垓,不知今夜怎生这等耳热眼跳也。敢是母亲行有些嗔责,奶奶着俺们看罢灯早回去哩。则教我看灯罢早早回来。你看那月轮呵光满天。灯轮呵红满街,沸春风管弦一派,趁游人拥出蓬莱。莫不是六鳌海上扶山了?莫不是双凤云中驾辇来?直恁的人马相挨。

姐姐,你看这般月色,映着一片灯光,宝马香车,往来不绝,果然是好景致也!

【倘秀才】看一望琼瑶月色,似万盏琉璃世界,则见那于朵金莲五夜开。笙歌门院落,灯火映楼台,把梳妆再改。

姐姐,你生得桃腮杏脸,星眼蛾眉,便比着月殿嫦娥,也不让他。但不知那秀才的福分生在那里,要姐姐这等费心也。

【滚绣球】浅浅的匀粉腮,淡淡的扫眉黛,不梳妆又则怕母亲疑怪,没奈何云鬓上斜插金钗。风飘飘吹缕衣,露冷冷湿绣鞋,多情月送我在三条九陌,又不曾泛桃花流下天台。则因这武陵仙子春心荡,却被那尘世刘郎引出来,今仅和谐。

姐姐,早来到相国寺了也。梅香,跟我观音殿上游玩去来。

【叨叨令】背着这闹火火亲身自向莲台拜,只见他静悄悄月明千里人何在?元来个困腾腾和衣倒在窗儿外,哦,我猜着他了。莫不为步迟迟更深等的无聊赖?早些儿觉来也波哥,早些儿觉来也波哥,我只索向前去推整他头巾带。这厮敢睡着了,待我叫他。这等好睡!姐姐,待我推醒他。

【滚绣球】且饶过王月英,待唤声郭秀才,又则怕有人在画檐之外,我靠香肩将玉体轻挨。觑着时眼不开,问着时头不抬,扶起来试看他容颜面色,哎,却原来醉醺醺东倒西歪。我这里一双柳叶眉儿皱,他那里两朵桃花上脸来,说甚乖乖。

元来他吃的醉了也!姐姐,你则闻他口中,可不酒臭哩。这生直恁般好酒!早知如此,我不来也罢了。

【呆骨朵】说甚么金尊倒处千愁解,好教人感叹伤怀。你只恋北海春醪,偏不待西厢月色。我道是看书人多志诚,你如今倒把我厮禁害。哎,秀才,秀才。那里也色胆天来大,却原来酒肠宽似海。

既是他醉了,则管唤他怎的?姐姐,咱家去来,夜深了也。梅香休慌,再等一等,或者醒来,也不见得。呀,四更了也!我如今只得回去。我若是不与他些表记,则道俺不曾来此。我把这香罗帕包着一只绣鞋儿,放在他怀中,以为表记,有何不可?梅香,咱家去来。姐姐,你也忒急性,你再等这秀才一等儿。梅香,我只怕母亲嗔怪,咱回家去来。秀才,你好无缘也!

【煞尾】本待要秦楼夜访金钗客,倒教我楚馆尘昏五镜台。则被伊家厮定害,醉眼蒙胧唤不开,一枕南柯懒觉来。遗下香罗和绣鞋,再约佳期又一载。月转西楼怎停待,角奏梅花不宁奈,空抱愁怀归去来。哎,秀才,秀才。你若要人月团圆鸾凤谐,那其间还把那三万贯胭脂再来买。不觉的睡着了也。怎生一阵麝兰香,是那里吹来的?呀!我这怀中是甚么东西?原来是一个香罗帕,包着一只绣鞋儿。嗨!这鞋儿正是小娘子穿的!他必定到此处来,见我醉了睡着了,他害羞不肯叫我,故留绣鞋为记。小娘子,你有如此下顾小生之心,我倒有怠慢姐姐之意。这多是小生缘薄分浅,不能成其美事,岂不恨杀我也!我看了这一只绣鞋儿,端端正正,窄窄弓弓;这个香罗帕儿香香喷喷,细细腻腻的。物在人何在?天阿!我费了多少心情,才能勾今夜小娘子来此寺中,相约一会。谁想小生贪了几杯儿酒,睡着了!正是好事多磨,要我这性命何用?我就将这香罗帕儿咽入腹中,便死了也表小生为小娘子这点微情。苦为烧香断了头,姻缘到手却干休。拚向牡丹花下死,纵教做鬼也风流。我做和尚年幼,生来不断酒肉。施主请我看经,单把女娘一溜。小僧是这相国寺殿主。时遇元宵节令,大开山门,游人玩赏。这早晚更深夜静,长老分付着载巡视殿宇两廊灯烛香火,来到这观音殿内。呀,怎生有个人睡在地下?我试看咱。原来是个秀才。秀才起来,天色将明了,你起来家去罢。呀,可怎生唤不醒也?我再看咱。呀,这秀才原来死了!怎生一只绣鞋在他怀内?敢是这秀才死了还不死哩。等我扶起他来,送出山门去,省的连累我。自家琴童的便是。俺主人相国寺看灯去了,一夜不见回家,我索寻去咱。和尚,难道俺主人吃的这等醉哩!醉倒是活的,不知你家秀才怎生死在这里?俺主人死了?俺主人怀中现有一只绣鞋。我想来,俺主人在你寺里做的事,你必然知情。你如今将俺主人摆布死了,故意将这绣鞋揣在怀里。正是你图财致命,便待干罢!我将这尸首亭在观音殿内,明有清官,我和你见官去来!人间私语,天闻若雷。暗室亏心,神目如电。小圣相国寺伽蓝,奉观音法旨,分付小圣,因为秀才郭华与王月英本有前生夙分,如今
姻缘未成,吞帕而亡。那秀才年寿未尽,着他七日之后,再得还魂,与王月英永为夫妇。鬼力那里?休得损坏了郭华尸首,待小圣自回菩萨话去也。


第三折

喏,在衙人马平安抬书案。冬冬衙鼓响,书吏两边排。阎王生死殿,东岳摄魂台。老夫姓包名拯,字希仁,乃庐州金斗郡四望乡老儿村人氏,现为南衙开封府尹之职。因为老夫廉能清正,奉公守法,圣人敕赐势剑金牌,着老夫先斩后奏。今日升堂,坐起早衙。张千,将放告牌抬出去者。冤屈也!干贫僧甚么事?张千,甚么人喧嚷?是一个书童扭着一个和尚叫冤屈哩。那叫冤屈的,着他上来。告状的当面!兀那厮!你有甚么冤枉不明之事,分说明白,老夫与你判断咱。爷爷可怜见,小的是个琴童,跟着郭华秀才来京应举。俺秀才因遇元宵看灯,去到相国寺中,不知这和尚怎生将俺秀才弄死了,怀儿里揣着一只绣鞋。小的每扯住这和尚,特来告状,望爷爷与小的做主咱。兀那和尚!你既为出家人,可怎生谋死人?你从实的说来,免受刑法。爷爷,小僧当夜在寺中巡绰灯火,到观音殿内,见个秀才睡在地下。我则说他酒醉倒了,我用手去他口边摸着,早没的气了。恐怕连累小僧,正待扶起他来,送出山门去,不想撞见琴童来寻,他就扯住小僧,道我害了他性命。小僧委实不知别情。这件事必有暗昧。张千,将琴童共和尚收在牢内,我自有个处治。理会的。牢里收人!冤屈呵!可教谁人救我也?张千,你近前来,听我分付。小心在意,疾去早来。理会的。张千去了,老夫无甚事,且退后堂歇息咱。自家张千,奉老爷的言语,着我扮做个货郎,挑着这绣鞋儿,体察这一桩事。若有人认的呵,便拿他见老爷去,自有发落。老身王月英的母亲便是。夜来有我女孩儿因与梅香看花灯耍去,失落了一只绣鞋儿,无处寻觅。我恰才去亲戚家吃筵席回来,远远的看见一个货郎儿,担上挂着一只绣鞋,好似俺女孩儿的,待我试问他咱。哥哥,你这只绣鞋儿是那里来的?老人家,我因看花灯去拾的。你问他怎么?哥哥不知,我女孩儿因看花灯掉了这只绣鞋儿,你回与我罢。你老人家再仔细看着,是也不是?哥哥,是我女孩儿的。好呀,这只绣鞋儿不打紧,干连着一个人的性命,我拿着你见官去来!这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【中吕】【粉蝶儿】云鬓堆鸦,敛双眉不堪妆画,有甚事愁绪交加?我这里昼忘餐,夜废寝,把咱牵挂。想昨宵短命冤家,引的人放心不下。姐姐,想那秀才好没福也。姐姐为他费了多少心,干走了我们这半夜哩。怎么这一会儿有些心绪不宁?梅香,待我少将息咱。自家张千的便是。适才拿得王婆婆到官去,如今又着我勾他女孩儿王月英,只索再走一遭。王月英在家么?姐姐,门首有人唤你哩。梅香,你看去,这是甚么人?是那开封府的公人,好生凶狠哩。这事可怎了也。

【醉春风】我只道开封府要勾谁,元来题着王月英单唤咱。兀那王月英,有人告着你哩!你没来由揣与我个罪名儿,敢不是耍、耍。噹!我恰待东掩西遮,他早则生嗔发怒,不由人不胆慌心怕。哥哥,你莫不错拿了我么?上司着我勾拿王月英,怎么错勾了?我这王月英曾犯甚么罪来?

【迎仙客】我须是王月英,又不是泼烟花,又不是风尘卖酒家。有甚么败了风化,有甚么差了礼法。公然便把人勾拿?哥哥也,你休将这女孩儿相惊唬。王月英,快跟我去来。哎呀,可着谁救我也!着张千勾王月英去了,这早晚怎生还不见来?禀爷,这就是不见了绣鞋儿的王月英。你便是王月英么?妾身是王月英。你多大年纪?曾有婚配来么?告爷爷可怜见,试听我王月英说一遍咱。

【红绣鞋】俺年纪小未曾招嫁,你在那里住坐?从小里长在京华,你家做甚营生买卖?祖辈儿卖脂粉作生涯。你有兄弟也无?叹只身无兄弟,你有父亲么?更老亲早亡化,你是何门户?本是个守农庄百姓家。你既是个女子,怎生不守闺门之训,这绣鞋儿却揣在郭华怀中?有何理论,从实招来,休讨打吃。

【石榴花】相公你怀揣着明镜掌刑罚,断王事不曾差。我本是深宅大院好人家,说甚郭华?胡说!你道不认的郭华,这绣鞋儿是飞在他怀里的?郭华因咱,唬的我兢兢战战寒毛乍。眼见得这绣鞋是与他做表记了。见相公语话儿兜搭,你还不招,只这绣鞋儿便是真赃正犯了。你道是真赃正犯难干罢,平白地揣与我个祸根芽。

你快实说,你这一只绣鞋儿怎生得到郭华怀里来?嗨!这事可着我说个甚的?

【斗鹌鹑】又不曾锦被里情浓,原来是绣鞋儿事发。可知是你的鞋儿。张千,唤他母亲出来对证。王婆婆,老爷呼唤。孩儿,此一件事你做下了也。见母亲哭哭啼啼,却教我羞羞答答。孩儿,这绣鞋因甚在那秀才怀里来?则管里将那缘由审问咱,我则索无言指落花。本待要寄信传情,却做了违条犯法。

你还不实说!左右,选大棒子打着者。爷爷可怜见!待我王月英供来。

【上小楼】我金莲步狭,常只在罗裙底下。为贪着一轮皓月,万盏花灯,九街车马。更漏深,田地滑,游人稠杂,鳌山畔把他来撇下。

这女子巧言令色,不打不招。左右与我打呀!你招了者,招了者!

【满庭芳】哎!你个官人休怒发,又不曾偎香倚玉,殢柳亭花。这绣鞋儿只为人挨匝,知他是失落谁家?既是你的鞋儿,快招了罢。枉自吃打!也免不得你的罪哩。相公道招了呵不须责打,弓兵每他又更乱捉胡拿。罢!罢!没奈何招了罢,我则索从头儿认下,禁不的这吊拷与绷扒。

你也招了么?招便招了,只望爷爷与我王月英做主咱。只要你招的明白,我与你做主。当此一夜,还有个香罗帕,同这绣鞋儿,都揣在那秀才怀中,见的我留情与他的意思,岂知倒害了他性命。好可怜人也!

【十二月】尚不见留情手帕,却教我受罪南衙。哦,元来还有个香罗帕儿。你是未嫁的闺女,可也不该做这等勾当。本待望同衾共枕,倒做了带锁披枷。这一场风流话靶,也是个欢喜冤家。这两件东西,却也不该就害了他性命。

【尧民歌】呀,都只为武陵仙子泛桃花,可教我一灵儿身死野人家。只落的潇潇洒洒伴残霞,杳杳冥冥卧黄沙。差也波差,当初怨恨咱,常言道色胆天来大。

既是这等,张千,将这王月英押去相国寺观音殿内,看着尸首,寻那香罗帕去。若有了呵,我自有个处治。小心在意,疾去早来。理会的。孩儿也,你小小年纪,犯下这等的罪过,兀的不痛杀我也!母亲,是你孩儿做的不是了也!

【煞尾】娘呵你年纪过五旬,抬举的孩儿青春恰二八。不争葫芦提斩首在云阳下,把我这养育的娘亲痛哭杀。

孩儿去了也,我如今收拾些茶饭,相国寺内看孩儿去来。张千押的那女子去了,待他回话,必有分晓。左右,打鼓退衙者。从来三尺贵持平,莫把愚民苦用刑。人命关天非细事,举头岂可没神明。


第四折

上命官差,事不由己。自家张千是也,奉老爷的言语,押着王月英到相国寺里去。王月英,你是好人家儿女,怎做这等的勾当?快行动些!王月英,谁想有这一场祸事也呵!

【双调】【新水令】痛伤情望的我眼睛穿,咱两个得成双死而无怨。虽然是相期灯月底,又不曾取乐枕屏边。如今你命掩黄泉,这阴司下怎分辩?这是你自做的差了,还要分辩甚么那!

【驻马听】有口难言,月里嫦娥爱少年。恩多成怨,你莫是酒中得道遇神仙?抵多少笙歌引至画堂前,鸳鸯深锁黄金殿。空教我恨绵绵,当初悔不休相见。

天那!我当初寄诗之意,岂谓有此。

【殿前欢】本是个好姻缘,你是个闺女,也不合和他私通。好姻缘翻做了恶姻缘。那秀才难道不等你就睡着了?则为他贪杯醉倒观音院,他醉便醉,也不至死。却教我负屈衔冤。刬地花中宿酒里眠,遂不了今生愿,后世里为姻眷。你和他还想做夫妇哩!怎能勾夫妻结发,依旧得人月团圆。可早来到相国寺观音殿了也。兀那女子,你进去。这的是郭华的尸首,寻你那手帕咱。你怕甚么?看那手帕在那里?哥哥,你看那秀才口边露着个手帕角儿哩。真个是,你扯将出来看。

【沽美酒】只道你咽不下相思这口涎,原来是手帕在喉咽。苦痛声声哭少年,猛听的微微气喘,越教我揾不住泪涟涟。

秀才,你休唬杀我也。

【太平令】唬的我手脚儿惊惊战战,鬼魂灵怎敢胡缠。小娘子,我和你相见,知道是睡里梦里?断不了轻狂寒贱,还只待痴迷留恋。我这里跃然,向前,谢天,呀!险些的在云阳推转!

原来是小娘子在此救我。小娘子,你为甚么来?惭愧。张千哥哥,那秀才活了也!既然秀才活了,俺一同见老爷去来。老夫包待制。今为郭华身死未见下落,如今坐起晚衙,专等张千回话。这早晚一行人敢待来也。禀爷,小的同那王月英到寺中寻手帕去,不期这秀才口边露出手帕角儿,被那王月英扯将出来,这秀才便活了。如今都拿来见爷,听凭发落。兀那秀才,你说你那词因来。小生西京人氏,因应举不第,去买胭脂,遇见这小娘子,在于胭脂铺内。四目相视,甚有顾盼之意,争奈他母亲在堂,难以相约。不意小娘子暗着梅香,将一首诗约小生元夜到相国寺赴期。小生因酒醉睡着了,小娘子后至,呼唤不醒,诚恐失信,将绣花鞋一只,香罗帕一方,揣在小生怀内,含羞回去。小生醒来,悔之不及,吞帕于腹,堵住口中之气而死,今日已经七日光景。恰才王月英同大人差的公人,看见小生口角微露手帕,因而扯将出来,小生遂得还魂。只望大人可怜见,并不干王月英之事,委实小生自行残害。乞大人做主咱!王月英,你说你那词因来。那秀才已都招了,我王月英说个甚的?

【川拨棹】你怀揣着似轩辕、似轩辕明镜,他如今诉说根源。两下当年,都则为一点情牵。我王月英有甚言,任恩官怎发遣。

那郭秀才到你铺里买胭脂,你曾接受他多少钱哩?

【七弟兄】则他这解元,使钱,早使过了偌多千。他是个读书人,买你胭脂做甚么?奈胭脂不上书生面,都将来撒在洛河边,恰便似天台流出桃花片。

元来你家接了他许多钱,也当的财礼过了。那王氏上来。兀那老妇人,你的女儿背地通书约人私合,本等该问罪的。如今那秀才幸得不死,你可肯将女孩儿嫁那秀才么?爷爷问我女孩儿,肯便嫁了他罢。

【梅花酒】呀!俺娘亲敢自专,俺娘亲敢自专。待择取英贤,匹配婵娟,断送他的衰年。问甚么鸾胶续断弦,巴不得顺水便推船。呀!谢恩官肯见怜,休拗折并头莲,莫掐杀双飞燕。

既如此,你一行人听老夫下断。你二人本有那宿世姻缘,约元宵相会在佛殿之前。怎知道为酒醉一时沉睡,不能勾叙欢情共枕同眠。将罗帕和绣鞋留为表记,到的来酒醒后悔恨难言。那秀才吞手帕气噎而死,有琴童来告状叫屈声冤。我老夫秉公道当堂勘问,将和尚赶出去并没干连。押月英到寺内认他尸首,幸喜得神明护早已生全。今日个开封府判断明白,合着你夫和妇永远团圆。

【收江南】呀!也不枉了一春常费买花钱,谁承望包龙图到与我递丝鞭,赢的个洛阳儿女笑喧阗。都道这风情不浅,准备着今生重结再生缘。

题目郭秀才沉醉误佳期

正名王月英元夜留鞋记

翻译

赏析

热点推荐

相关阅读